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论文

2022-05-08

今天小编给大家找来了《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论文(精选3篇)》仅供参考,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p>摘要: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是以“能够促使市场更具竞争性或可竞争性”这一假设为基础和前提的,在有无竞争的条件下所形成的垄断对于效率的影响是完全不一样的。面对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实践中出现的诸多问题,关键在于建构“效率改进”型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模式。

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论文 篇1:

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

摘 要:为促进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发展,本文以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为主要研究对象,通过文献资料法、逻辑分析法等方法对发达国家进行了系统研究和分析,认为发达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取得了许多重要经验,对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提出以下建议:加强相关理论研究 明确参与的边界与限度,不断丰富市场化手段;加快发展和培育体育非营利组织,不断丰富融资渠道;加强监管与利益协调,化解利益冲突;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加强相关制度建设。

关键词:市场化改革;体育公共服务;市场手段;监管制度;融资渠道

Study on the Sports Public Service Marketization Reform

——The Experience and Reference of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LIU Yu

(Fuyang Teachers'College,Fuyang 236041, Anhui China)

Key words: marketization reform;sports public service; marketing approach; regulatory system; financing channels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体育公共服务需求不断增长,单纯依靠政府投入已经无法满足人们需求,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被认为是提高体育公共服务供给效率,丰富体育公共服务供给手段的重要途径,在世界范围内受到广泛重视[1]。发达国家经过几十年的实践,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重要成果,可以对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的发展提供一定的借鉴和帮助。

1 研究对象与研究方法

1.1 研究对象 本文以发达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作为主要研究对象,通过深入研究,了解发达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经验,分析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存在的问题,对实现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路径进行探索。

1.2 研究方法 本文主要采用文献资料、逻辑分析、比较分析的方法。通过运用查询、网络检索对发达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政策文件、法规、规划、以及重要数据进行整理;通过逻辑分析对发达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现状进行客观描述并做出价值判断;通过中国与发达国家相比较,在研究中以历史视野探寻发达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内在逻辑,使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在借鉴发达国家经验的基础上稳步推进。

2 发达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实践

2.1 政府职能转变与市场化改革相协调 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达国家在体育公共服务供给中开始重视政府职能转变。主要做法是:从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出发,政府通过打破行政垄断,逐步开放体育公共服务领域,鼓励或允许社会主体、个人主体以各种方式参与投资建设经营;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1)从政府的层面来讲,政府在体育公共服务发展中的作用更多的是“掌舵”,而不是“划桨”。将政府的决策与执行分开。2)从公众的层面来讲,打破政府垄断,实现体育公共服务的供给者多元并存。英国是较早实行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国家,英国体育公共服务供给主要通过强制性竞标方式来完成。经过一系列的改革措施,私人主体、社会主体开始参与体育公共服务的供给,并和政府相互协作。美国政府在体育公共服务供给中同样很少直接参与,大都通过市场手段把体育公共服务供给权力下放给了私营部门和非营利部门[2]。例如著名的SMG公司就经营了63个体育馆和7个体育场,提供包括休闲体育在内的诸多体育公共服务。MSA公司提供的体育公共服务更加丰富,社区体育规划、公民体育意识提高、体育设施的建设与管理等都是其职责范围[3]。澳大利亚政府也非常重视体育公共服务发展中的市场参与,1998年,联邦政府体育与休闲部专门颁布了“竞争投标与合同办法”,要求社区体育中心不再由政府单独管理,而是要全面采用竞争投标的办法让社会参与竞争,提高体育公共服务质量[4]。韩国则是利用国民体育振兴公团管理国家的体育经费、经营体育设施、促进体育发展,国民体育振兴公团实行市场化运作,但有特殊的税收优惠,每年的收入既不用交税,也不上交体育局,具有特殊法人的资格,为韩国体育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不仅拨出3 500亿韩元帮助部分住宅小区修建小型简易体育设施,还帮助学校进行体育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5]。

2.2 注意市场的边界与限度 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并不能简单的把体育公共服务的供给推向市场,如何利用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从而较好地实现了政府与市场比较功能优势,是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能否成功的关键,所以市场的边界与限度引起各国的重视。 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公众体育文化需求不断增加,为快速发展体育公共服务,美国不仅加快了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进程,同时也非常注意政府的责任。一方面通过社区体育的发展满足公民基本的体育公共服务需求,另一方面通过市场化改革满足公民的个性需求,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即便同样属于社区体育的范畴,一般的篮球场、网球场都是免费的,但是为了满足公民个性需求而通过市场方式修建的高尔夫球场、钓鱼池不仅不免费,而且一般收费都比较高。德国的体育场馆众多,截止到2010年底各类体育场馆数量已达到近10万多个。这些场馆大部分都属于大众俱乐部或学校,其运行虽然说是采用市场化模式,但收取的费用是很低的,有许多的体育场馆只要交纳会费成为俱乐部的会员,就可以免费使用。有的俱乐部甚至提供运动器材和消耗品,例如在科隆,有许多羽毛球俱乐部,如果会员是学生身份,只需交纳100欧元会费,每周可以免费使用两次俱乐部的场地,羽毛球由俱乐部提供。挪威的许多体育公共服务设施也是实行市场化运作,但对一些弱势群体进行特别照顾。以BHSC体育康复中心为例,对有经济困难的残疾人,食宿费、交通费都可以减免。从整体上看,发达国家都比较重视市场在体育公共服务供给中的作用,基本都是通过市场来满足公众在体育公共服务方面的个性需求,但同时考虑到体育公共服务的属性,都非常重视市场的边界和限度,一些基础性的体育公共服务大都由政府提供,通过市场和政府的有机结合,促进了体育公共服务的多元化发展。

2.3 采用丰富的市场手段 丰富的市场化手段是发达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成功的重要基础,英美等国在探寻市场机制和体育公共服务职能有效结合的市场化改革中,对于适合由政府和市场共同提供的体育公共服务,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市场化形式。

2.3.1 合同出租 合同出租是公共服务市场化最主要的形式,政府就体育公共服务项目的生产或提供与私营公司或者其它组织机构签订合同,将体育设施的管理权承包,通过市场方式运营。比如意大利,许多体育场馆就是通过合同出租的方式由私营公司经营,为食品服务商提供场地摊位及特许经销权收益都属于私营公司,但私营公司要把体育场馆面向公众开放,收费要接受政府及公众监督[6]。

2.3.2 公私合作 公私合作是政府不需要以纳税人的税收去购买,私营公司通过面向消费者收费来实现投资回报,不仅能有效利用社会资源发展体育公共服务,又能借价格机制反映消费者需求。日本体育设施的建设运营就主要采用BOT模式,民间事业者通过企业的方式取得政府的特许权协议,对具体的体育公共服务项目进行融资、设计、建造、经营和维护,在特许权期限内通过经营回收项目的投资及经营成本,并获得一定的收益。特许期满后,企业要把体育公共服务设施移交政府,而政府在整个过程中不用承担任何体育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费用[7]。

2.3.3 完全商业化 指政府在体育公共服务供给中,完全放弃对某些公共服务项目的提供,由私营部门代替政府对体育公共服务进行供给。这个过程也称为“退出”。 英国是最早在公共服务领域采用私有化这一作法的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基本都由市场提供。《游戏计划》制定执行后,2002—2005年英国政府体育的财政支出达到了20亿英镑以上,但都不是由政府进行直接提供,都是采用市场竞争的方式由企业或者体育非营利组织提供,保证了供给的质量与效率[8]。

2.3.4 凭单制 凭单制就是政府部门在体育公共服务供给中,不直接提供服务,而是给予有资格消费某些服务的个体发放优惠券或者消费卷,有资格接受凭单的个体在政府指定的体育公共服务供给组织中进行选择,消费其手中的凭单,政府用现金兑换各组织接收的凭单。采用这种手段时,政府对消费者给予适当的补贴,但不干预消费者的选择权,美国从1999年开始平稳发展体育公共服务凭单制,但目前由过去单纯强调合同外包为主逐步变为公私混合提供[9]。总之,各国政府在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中,根据自身社会、经济及体育的发展的实际情况,选择适合自身的市场化形式,对各国的体育公共服务发展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2.4 实行严格的监管制度 发达国家几乎都特别重视对体育公共服务市场的监管。国家的公共体育部门通过多种方式对这些组织提供正式的经济资助以及体育设施来帮助它们。但政府对这些组织有一整套严格的条件限制,详细规定了各方在体育公共服务供给中必须履行的义务。其条款和规定的条件十分细致,包括投资项目、价格政策、职责权限、实施办法和工作内容等。一旦发现合同条款未被切实履行,尤其是出现价格欺诈的现象,体育公共部门会立即单方面撤销合同[10]。

美国主要利用现有的各种联邦宪法和各州颁布的法规对体育公共服务市场进行有效的控制和管理。代理法、合同法、劳资法都能够很好的与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相契合;而公共管理法、平等权力保护修正法等可以完全解决在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中引起的利益冲突,劳动关系法、反垄断法、人权基本法、反对年龄歧视法和残疾人保护法以及商标法、贸易法和许可证法等都已成为体育公共服务管理中所必须遵循的法规条例。另外各体育联盟、体育组织所颁布的法规条例也与日俱增,美国正是通过强力的法律、法规管理和规范着美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澳大利亚也非常重视体育公共服务的监管,维多利亚州体育与休闲部不仅规定社区体育中心必须向社区居民广泛开放,而且收费标准要与当地公众收入基本吻合,要创造条件让低收入的居民能够参加体育活动,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对一些危险的项目,如冲浪等特别强调安全与风险管理[11]。二是新闻舆论监督,德国的新闻监督非常重视公民权利,体育权利作为公民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自然也受到媒体的重视。三是专门体育组织的监督。为保障体育发展,德国设立了专门的监督、评估组织如德国体育运动会议,对体育发展的方方面面进行监督,体育公共服务市场也是其监管的重要内容之一。英国作为世界上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对体育公共服务市场的监管自然也是非常重视,不仅通过法律、法规保障大部分观众的体育锻炼权利,对一些具体的赛事都进行严格管理。如2002年在曼彻斯特举办了英联邦运动会,从一开始就被要求要举办成“能消费得起的运动会”,门票的售价从5英镑开始,大部分门票在10英镑以下,最贵的开、闭幕式门票也只有21英镑,保证了大部分低收入者观看比赛的权利。

2.5 非常重视俱乐部等体育非营利的基础性作用 根据2010年统计的统计数据,英国有超过16万个运动俱乐部,可以提供各类体育公共服务,如足球、网球、斯诺克、橄榄球、高尔夫、壁球、航海、钓鱼、保龄球、游泳等[12]。日本广泛借鉴德国、英国等国家在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方面的经验,于1995年开始综合型社区体育俱乐部的试点推广计划。20世纪90年代中期,日本国民中16.2%的人参加了各种体育俱乐部,到2000年参加体育俱乐部的人数已经超过总人口的20%。意大利目前共有7万多个体育俱乐部,俱乐部也是构成意大利体育组织管理体制的重要基石,意大利体育俱乐部会员分为正式会员和非正式会员,正式会员占经常参加体育活动人数的26%,足球是意大利体育发展最普及的体育项目,其俱乐部会员达到全意大利经常参加体育活动人数的18%,达到足球运动总人数的76%,其它运动项目打猎会员占70%,篮球会员占68%,钓鱼会员占65%,当然也有一些项目会员的比例比较低,例如自行车俱乐部会员仅占参与者的13%,保龄球比自行车项目好一些,但是也只占36%[13]。西班牙目前有4万多个俱乐部,可以提供游泳、篮球、足球、滑雪、自行车、体操、田径等服务,西班牙俱乐部一方面接受政府资助、体育捐赠;另一方面,也积极通过各种方式运营,以增加收入,为充分发挥俱乐部的作用,近年来西班牙但公共部门对体育俱乐部的介入日益增多,特别是在财政上的支持,促进了体育俱乐部的快速发展,尤其是对大众体育俱乐部的均衡发展发挥了很大作用[14]。根据德国体育联合会的最新统计结果,2006年德国体育俱乐部的数量达到90 467个,会员2 732万人,超过德国总人口的30%。正是因为具有数量众多的体育俱乐部,发达国家才可以放心把体育公共服务推向市场,俱乐部在发达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2.6 注重融资渠道多元化 发达国家在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进程中,都非常重视融资渠道的多元化,一般有以下几种具体形式:1)体育彩票。如英国的体育彩票就是体育公共服务的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到上个世纪末已经有大约135亿元人民币的奖额募集金用在从小的服务设施更新到建筑一些大型的体育比赛场馆,例如投资折合2.7亿元人民币在曼彻斯特新建的一座奥运规模的游泳馆。2)社区融资。国外社区体育中心虽然以开展体育活动为主,同时也开展酒吧、桑拿、网吧、博彩、娱乐等其他经营活动,这样不仅丰富社区居民的娱乐内容,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社区体育中心的收入。3)体育股票市场。如西班牙著名足球俱乐部约有60%是上市公司,俱乐部通过体育股票获取利润后,通常会为会员提供更好的服务。4)体育债券市场。体育债券市场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许多环节,如发起人、发行人、服务人、借用评级机构、投资银行、资产管理人和投资者等。体育债券市场对制度环境的要求也非常高,包括财会制度、金融担保制度、信用评级制度和税收制度等。当前发达国家利用市政债券在体育公共服务领域进行融资得到广泛的应用,以改进市政基础设施、体育运动设施等。为促进体育债券市场的发展,各国都制定了许多税收优惠政策。例如为促进风险投资产业进入体育公共服务领域,德国规定,如果体育俱乐部上市公司在前一年度的资金流转额低于6 000马克,那么该俱乐部上市公司可以保留应纳税流转资金的7%作为预留税金。在英国,政府同样在减免体育风险投资的税收上采取了很多措施,并鼓励私人机构投资于体育债券市场,为体育公共服务的发展募集资金。

3 发达国家经验借鉴

3.1 加强相关理论研究,不断丰富市场化手段 考虑到当前政治体制改革还没有完成,体育中介能力尚不够强大:1)基本体育公共服务仍然应该由政府提供。如基础体育设施、体育安全保障、全民体育意识宣传等,由于此类物品在消费上的非排他性非竞争性,消费者会出现“搭便车”现象,为了防止“公地悲剧”的产生。根据福利经济学的观点,应该全部由政府供给。2)具有非竞争性强和非排他性弱的服务,如体育信息服务、国民体质监测服务等传统上属于垄断性的服务,应逐渐打破垄断,原来国有的体育公共部门可进行公司化改革,通过入股方式吸引原来的单位主体和外部投资主体的参与,政府要适当放宽市场准入的限制,将这一部分体育公共服务的供给可以推向市场,鼓励私人部门去投资,在体育管理部门的管理和引导下形成一种竞争机制,实行体育公共服务的有限市场化运作。3)具有非竞争性弱和非排他性强的服务,则可引入竞争机制,由市场进行调配。在这里我们要注意的是市场的边界和限度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我国体育管理体制改革会逐步深入,公民的消费观念、消费能力会不断发生改变,体育中介组织会不断发展状大,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到体育公共服务市场的边界与限度,这些都需要相关政策及时调整[15]。

3.2 加快发展和培育体育非营利组织,不断丰富融资渠道 为快速提高我国体育非营利组织的发展,我们要在以下几个环节上下功夫:1)要加强宣传,使公众明白体育非营利组织发展和存在的意义,使公众主动参与体育非营利组织或者在具体的工作中支持体育非营利组织。2)政府要加大经费投入,当前困扰我国体育非营利组织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经费不足,各级政府对此应逐步引起重视,不断加大对体育非营利组织的经费投入,促进其发展壮大。3)是提供政策支持。当前我国非营利组织在成立过程中需要办的手续很多,限制也很多,为快速提高体育非营利组织的数量,我们可以提供一些相对倾斜的政策支持,简化成立程序,为体育非营利组织的发展创造有利条件[16]。4)是通过体育管理体制改革不断加大体育非营利组织的独立性。鼓励体育非营利组织走向市场,通过市场方式参与体育公共服务供给,切实发挥体育非营利组织在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中的作用。在融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进一步充分发挥体育彩票的作用,在一些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的地方,可以对社区融资、体育股票、体育债券等融资形式进行有益的尝试,以缓解政府财政压力。

3.3 加强监管与利益协调,促进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和谐发展 1)对政府管理部门的内部矛盾,首先,我们要加强宣传,使管理者、员工都深刻理解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意义,统一思想。其次,重视体育利益补偿机制的建设,我们要采取多种有效的方式如经济补偿、安排再就业等化解由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带来的利益冲突。2)对企业等社会主体与政府管理部门的矛盾,主要通过体育管理部门的职能转换来实现。要真正实现这一点,沟通非常重要。政府部门要改变以前的做法,在体育公共服务相关政策出台前要广泛征求市场主体的意见,考虑市场主体的利益,并且尽可能的在政策制定过程中让市场主体参与进去,这样才能真正推进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3)对公众和企业等社会主体的矛盾,体育管理部门要加强对投资者的监管,防止他们利益资源优势乱定价,丧失体育公共服务的“公共性”。对农民等弱势群体和经济欠发达地区要进行一定程度的利益补偿,促进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稳定、持续的发展。

3.4 加大体育管理体制改革的力度,尽快加强与市场化改革相适应的配套措施 1)不断健全监督机制。考虑到体育公共服务市场的复杂性和多变性,仅仅由体育管理部门进行监督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建立主管部门、新闻媒体、公众等多元参与的立体监管网络,确保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过程规范化、制度化。2)要不断强化保障机制。虽然《宪法》和《体育法》对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提供了基础性的保障,但由于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还处于初级阶段,相关的法律制度还不够细化、具体化,实际工作中可操作性不强,所以我们要根据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现状,不断深化、细化法规制度建设,为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提供坚实保障。3)要不断完善利益协调机制。首先我们要重视利益表达在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中的作用,建立多种利益表达渠道,同时加强宣传,使公众理解体育公共服务权利的重要性,从而在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中主动追求自己的利益。其次,在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进程中要尽快加强协商平台的建设,当前比较可行的方法是充分利用社区的作用,在社区中设立专门机构,对一些社区发展不够完善的农村地区,可以先利用村委会的作用,使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中出现的各种利益矛盾通过主体的共同参与,得到有效解决,为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提供持久动力。

4 结 语

总的看来,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是未来体育公共服务发展的主要趋势,发达国家的经验可以对我国起到良好的借鉴,考虑到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当前我们必须要加强相关理论研究,明确市场参与体育公共服务供给的边界与限度;不断丰富市场化手段,加快发展和培育体育非营利组织;不断丰富融资渠道,加强监管与利益协调,化解利益冲突;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加强制度建设,也只有这样,才能促进我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入和发展。

参考文献:

[1] 庄永达,陆亨伯.我国城市我国公共体育场馆民营化路径的障碍与发展战略研究[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2,35(3):27-31.

[2] The Prime Minister’s Strategy Unit .The UK Government′s Approach to Public Service Reform[R].2006, 4.

[3] Alam Bairner.Sport,Nationalism ,and Globalization:European and North American Perspectivers [M].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Press,2010:95.

[4] Alston,M.Social exclusion in rural Australia[M].In:Cocklin,C., Dibdin, J. (Eds.), Sustainability and Change in Rural Australia. [M].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 Press,Sydney,2005:144-146.

[5]国家体育总局政策法规司.他山之石[C].北京:国家体育总局政策法规司,2000:10-18.

[6]B·Houlihan and A·White.The Politics of SportsDevelopment:Development of Sport or Development through SPORT? [M]. London:Routledge, 2002: 44-67.

[7]刘欣.日本体育设施建设与管理的启示[J].体育科研,2009(5):31-33.

[8]国家体育总局考察组.西班牙体育管理体制情况考察报告[J].体育文化导刊,2003(12):15-18.

[9]欧阳卫东,马学智.美、德两国体育法比较与启示[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 2003, 26(6): 734-737.

[10]Boix, C. Posner, D. Social capital: explaining its origins andeffects on government performance [J]. 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alScience,1998:686-693.

[11]陈元欣、王 健、张洪武.后奥运时期大型体育场馆运营现状、问题及其发展研究[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2,35(8):26-30.

[12] Adam Lewis,Jonathan Taylor.Sport:law and practice[M].Reed Elsevier(UK)Ltd,2008:13.

[13]凌平、王鹏伟.意大利体育组织管理体制剖析[J].体育与科学,2004(2):33-41.

[14]凌平、戴敬东.西班牙体育俱乐部的历史渊源和发展现状[J].体育与科学,2007(4):62-65.

[15]刘玉.体育权利与体育公共服务供给[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1,34(12):5-9.

[16]郑志强等.大型体育公共设施供给问题研究[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2,35(7):1-5.

作者:刘玉

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论文 篇2:

“效率改进”: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理论阐释与实践逻辑

摘要: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是以“能够促使市场更具竞争性或可竞争性”这一假设为基础和前提的,在有无竞争的条件下所形成的垄断对于效率的影响是完全不一样的。面对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实践中出现的诸多问题,关键在于建构“效率改进”型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模式。公共服务市场化的效率来源于“有效竞争”而非单纯市场化,而“有效竞争”的实现,需要我们在公共服务市场化过程中从有效竞争理论出发营造一个有效的市场,从交易成本理论视角界定市场化的有效边界,从公共服务提供与生产相区别的角度选择市场化的有效模式,同时不断强化政府的规制管理。

关键词:公共服务;市场化;效率改进

推进政府转型,积极构建公共服务型政府,这成为中国当前改革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课题。中国现实境遇下的公共服务供给趋向于市场、政府和第三部门的有效协调运作,但囿于各自无法规避的内在缺陷和困境,公共服务供给仍面临市场失灵、政府失灵及社会失灵带来的风险与挑战,使得当下中国公共服务整体供给效率、效益和质量水平较为低下。在本文中,我们选取公共服务供给“市场失灵”作为分析切入点,对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现实困境予以剖析,以期寻求可行性的改革策略。

总体看来,中国现行的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是一个不断“试错”与“调适”的过程。市场经济纵深发展内在要求和改革的深入推进,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行进至“深水区”凸显的矛盾和问题日益增多,这使得学者对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陷入两难境地的困境与问题进行了深度检视和分析。例如,有学者对国外公共服务市场化供给模式进行经验总结并寻求对中国的有益启示,如孙晓莉(2005)、王俊豪(2006)、徐宗威(2007)、徐明春等(2007)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课题组(2009)的研究;也有学者对中国公用事业改革中出现的现实问题进行归纳和总结,如刘戒骄(2006)、肖晓军和吕景春(2006)、周林军和宁宇(2009)、朱忠发(2009)、赵大鹏(2009)、李惠先(2010)等;还有学者对特定行业或特殊领域出现的问题进行有针对性地深入探讨,以寻求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下一步理路,如金娜等(2007)对风险的分析、陈明(2004)和汪涌(2009)对水务领域的分析、周林军和曹远征等(2009)对公用事业收费、定价和监管的分析[1]。此外,有学者还对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争议问题进行归纳,得出市场模式供给问题“三论”,即市场供给公共物品“失灵论”、市场供给公共物品“多主体困境论”、市场供给公共物品“条件不成熟论”[2]。

从学界对现行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争鸣与反思来看,关注的焦点议题还是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效率”问题。事实上,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是以“能够促使市场更具竞争性或可竞争性”这一假设为基础和前提的,在有无竞争的条件下所形成的垄断对于效率的影响是完全不一样的。因此,我们认为,竞争有助于提高效率,公共服务市场化的效率来源于“竞争”而非“市场化”本身。以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市场失灵”为逻辑原点,我们提出建构“效率改进”型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模式,并通过对有效竞争理论、交易成本理论、公共提供理论及政府规制理论的深度阐释,从理论建构的视角来系统解析有效推进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路径选择。

一、有效竞争理论视阈下的公共服务“有效市场化”培育

有效竞争(Effective Competition)的概念是1940年克拉克提出来的,也称为可操作性竞争,指将规模经济和竞争活力两者有效地协调,从而形成一种有利于长期均衡的竞争格局。为促进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有效竞争”的实现,需要有一个良好的竞争要素市场。史蒂芬·索斯尼克在深入研究有效竞争相关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有效市场”三大标准,即:一是市场结构标准,包括无进入和流动的人为限制、具有对产品质量差异的价格敏感性、交易者数量符合规模经济要求;二是市场行为标准,包括厂商间不互相勾结、厂商不使用排外的、掠夺性的或高压性的手段、推销时不搞欺诈、不存在有害的价格歧视、竞争者对于其对手是否会追随其价格调整无完备的信息;三是市场效果标准,包括利润水平刚好足够报酬创新、效率和投资、产品质量和产量随消费者需求变化而变化、厂商竭力引进技术上更先进的产品和工艺流程、无过度的销售开支、每个厂商的生产过程是有效率的、最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卖者得到最好的报酬、价格变化不会加剧经济周期的不稳定[3]。因此,遵循史蒂芬·索斯尼克有效市场的三大标准,我们认为公共服务“有效市场化”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建构和培育。

(一)加快政府行政体制改革,营造与构建宽松活跃的市场竞争环境

在当前公共服务市场化过程中,仍存在市场结构不合理现象,主要表现在:一是进不来,多数领域竞争主体数量有限;二是不对等,在位企业与新进入企业处于不对等竞争的状态;三是同质性,新进入的市场竞争主体基本上是国有企业。因此,在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中,我们必须打破原有的公共服务垄断经营模式,加快政府行政体制改革。必须打破“条块分割”的传统行政管理体制,取消地方市场分割,打破公共服务行政性壁垒和垄断经营局面,放宽各种资本进入公共服务市场的限制。在此过程中,政府角色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以前的行政管理转变为行业监督,因此,政府不应干预微观经营管理活动,不应代替企业去招商引资,不应直接插手企业的各项内部决策,而应在保证公共服务的社会性和公益性前提下,营造一个能积极吸纳各种资本进入的公平、公正、公开的资本运作及经营管理的市场环境,保护各市场主体的平等竞争。

(二)加快市场竞争机制创新,引导与规范高效有序的市场竞争行为

政府除了营造环境吸引各种资本参与竞争外,更重要的是将市场化作为手段,积极引导、规范和监督市场行为,保证公共利益最大化。为此,需要进一步加快机制创新:一是进一步完善市场法律机制,政府要逐步制定与完善一系列的实体法和程序法,使公共服务市场化有法可依、有章可循,从而规范、激励、约束与解决市场化过程中的各种问题;二是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机制,鼓励各种社会力量积极地投入到公共服务市场化中来,并统一各类市场主体准入的条件和标准;三是进一步完善价格机制,为保证市场化后的公共利益,政府要在签订合同时,规定价格上限,使价格只能在这个上限以下变动;四是进一步活跃市场经营机制,为提高市场竞争效率,避免市场化后产生新的垄断,政府应积极探寻多种融资方式,引导各运营主体结合不同区域的行业运行状况,大胆探索多种经营形式。总之,政府要通过多种形式的机制创新,规范市场行为,促进市场不断创新,不断提高公共服务的质量和水平。

(三)加快监督评价体系建设,督促与形成公平公正的市场竞争结果

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目的就在于通过引入竞争,实现公共服务的效率、质量、公平、民主等多元目标,因此,政府在公共服务市场化中的一项重要职能就在于科学考核与评价市场化的效果,为此,需要政府:一是建立科学合理的质量评估体系,树立质量与服务观念,科学评价市场行为;二是建立参与广泛的利益表达机制,鼓励公众通过“问责制”、“听证会”制度参与到市场化改革中来,加强公众的话语权和监督权;三是建立科学全面的市场行为监督体系,加大对公共服务市场化中的经营主体的监督,重点加强对公共服务的价格和质量的监督;四是建立公开透明的自我监督体系,政府利用各种信息手段,引导各利益主体通过对话、协商等方式,加强对政府自身行为的监督,防止规制者“暗箱操作”滥用权力。政府通过建立多种监督与评价体系,引导与督促市场公平、公正、高效的竞争,最终才能保证公共服务的效率与质量。

毋庸置疑,“有效竞争”理论在某种程度上讲是一种理想状态,但在“有效竞争”理论基础上所衍生的“有效市场要素”理论,为我们营造一个公平、合理、有效的竞争市场结构提供了较为具体详细、现实合理的选择,基于这些要素所营造的有效市场,将是一个竞争与垄断兼容、竞争与规制兼容、公有与民营兼容、效率与公平兼容的大市场。

二、交易成本理论视界中的公共服务市场化“有效边界”的确定

威廉姆森提出了交易成本三维度理论,他认为交易维度(Dimensions)是影响交易成本的关键因素,包括资产专用性程度、交易不确定性程度以及交易频繁性程度。资产专用性程度(Asset Specificity),是指一项资产用于某一项商品时的必须和单一程度。这种必须和单一程度越高,这种资产的专用性程度很高。交易不确定性程度(Uncertainty),指市场交易顺利实现的可能性程度,交易实现的可能性越大,其交易的不确定性程度就越小,反之亦然。交易频繁性程度(Frequency of Transaction),是指相同性质的交易行为产生的次数的多少,发生的频率强弱。当双方的交易频率较强时,降低了双方之间的沟通、谈判成本[4]。根据交易成本理论,在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中,当公共服务提供者和生产者不相同时,就产生了交易成本,即聘用和管理生产者的成本。

(一)基于交易成本三维度的公共服务市场化边界选择模型

从以上分析得知,公共服务市场化(是,否)=交易成本(资产的专用性程度、交易的不确定性程度、交易的频繁性程度),为便于分析,我们将资产专用性程度、交易不确定性程度、交易频繁性程度分别用“高”与“低”、“大”与“小”、“强”与“弱”两个指标去衡量,同时根据这些指标对交易成本和公共服务市场化效率的影响,对每一个指标简单估计并赋值,资产专用性程度{高(-1),低(+1)}、交易不确定性程度{大(-1),小(+1)}、交易频繁性程度{强(+1),弱(-1)}。交易成本的这三个维度,由于每一个维度有两种强度,因此不同强度的组合,就形成了八种不同的公共服务市场化的情形(见图1)。

图1基于交易成本三维度的公共服务市场化边界选择模型

(二)如何确定交易成本三维度下的公共服务市场化的边界

由上图可知,从公共服务市场化的得分情况看,其中:第1种情形公共服务市场化的得分为3,较小的交易不确定性意味着对市场交易条件、交易环境、交易信息掌握较为充分,能够较为容易地控制市场交易行为,准确辨识契约的条款,因而能最大程度地节约前期成本。同时,较低的资产专用性程度和较强的交易频率,可以减少厂商机会主义行为的发生,即使机会主义行为产生,政府也能以较低的成本启用不同的承包商。因此,交易成本的这三个维度都有利于市场化,如:天然气加气站、城市公交、铁路和民航部门的客货运输服务、电信业的长途、移动和增值服务、电力、供水、供气行业中的生产和供应业务、垃圾处理之前的垃圾收集业务等,由于它们具有较小的交易不确定性、较低的资产专用性程度和较强的交易频率,因此,比较而言,它所需要的交易成本最低,是公共服务市场化中最适宜的情形。

第2、第3和第5种情形公共服务市场化的得分为+1分,表明这几种情形的交易成本不会太高,此类公共服务宜于市场化。但相对情形1而言,市场化的过程中,情形2需要政府扩大潜在的市场竞争者,提高交易频率,这样也可形成多家投标的竞争性局面,从而有充分的选择权来选择一家合同成本较低的厂商,如:城市供水、供气、电信等行业,鼓励多家企业进行竞争性经营,选择一个竞争性较强的公共服务市场化服务主体,以增加交易频率,减少交易成本。情形3需要政府在合约履行和绩效评价方面寻找第三方“仲裁”来降低与厂商的合约谈判成本,如:水、电、气、油等,由于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且其服务价格相当敏感,因此,这类服务在市场化中,为防止价格溢价销售、上涨过快,引起社会公众的不满,需要政府在与厂商的合约谈判中,实现规定好价格上限、普遍服务、维修及时率等各项协议要求,以保证公共服务市场化后的公众利益和社会安全,同时也减少厂商市场化后公共服务价格上涨过快的再次谈判成本。情形5需要政府增加资产专用性投资以降低资产专用性程度较高而引起的机会成本。如:污水管网、供水管网、集中输配气管网、集中供热管网等网络设施管理业务,由于所需资金投入较大,因此,需要政府增加一定的专用性资产投资,同时,积极吸收更多的厂商参与竞争,以减少机会成本,提高市场化效率。

第4、第6和第7种情形,交易成本较大,公共服务市场化的得分都为-1,一般不易进行市场化。如:敞开式城市道路、污水处理厂、垃圾处理站、排水、园林绿化等,这类公共服务由于自身的特殊性质,投资巨大、收益甚微且与社会公共利益息息相关,长期以来,这类服务基本上是由政府直接生产和直接经营,其他的厂商难以进入也不愿进入,因此,短期看来,资产专用性程度较高、交易不确定性较大,一般情况下不易进行市场化改革。

而情形8,公共服务市场化的分值为-3,资产专用程度较高、交易不确定性也较大,而交易的频率较弱,因此,有效竞争不易形成,而且这是公共服务市场化中风险最高、问题最多的一种情形,如国防、外交、义务教育以及突发事件等,不应该实行市场化改革。

从以上情形逻辑来看,在自然垄断型产业中引入竞争的过程产生了市场运行的交易成本,也必然会带来了新的效率损失,因此,交易成本是决定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成败的关键因素,从交易成本的视角可以构建公共服务市场化的边界及不同类型的市场化选择模型。

三、公共提供理论参照下的公共服务市场化“有效模式”建构

公共提供理论主要研究公共物品或公共服务由谁来提供以及如何提供及由谁生产的理论,萨缪尔森认为公共产品的提供与生产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民营化的倡导者萨瓦斯认为公共物品的提供与生产是可以相互区别的,而多中心治理的提出者奥斯特罗姆认为公共物品的提供与生产可以多元主体合作。由此可见,公共物品的提供和生产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区分公共物品的提供与生产是这一理论的核心。提供(Provision)指的是谁为产品付款以供人们消费,即产品的成本补偿;生产(Production)是指产品组织生产的方式,即由谁来从事产品的具体生产。提供者和生产者可以是同一个单位或机构,也可以不是[5]。参照公共提供理论,我们可以创造性地建构和选择公共服务市场化的“有效模式”。

(一)从公共服务提供者的角度,坚持公共服务市场化的产权国有化

根据公共提供理论,我们知道,公共物品的提供和生产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鉴于公共服务的特殊性质,政府只能是公共服务的唯一供给者,政府“提供”就意味着政府负有最终的责任。鉴于公共服务的特殊性及产权的重要性,在公共服务市场化过程中,特别是在目前我国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初级阶段,在公共服务体系和机制不健全、公共服务供给总体水平不高的情况下,我们必须对公共服务产权多元化改革的道路进行冷静地思考,必须坚持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中的产权国有。

1要明确公共服务市场化进程中的政府角色。公共服务与社会公共利益紧密相关,是人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是经济和社会发展可持续发展的载体。在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中,政府可以不直接参与生产,但始终是公共服务的提供者,政府对基本公共服务负有最终责任,因此,政府必须从公共服务的基本性质出发,以维护社会的公共利益为根本出发点,积极扮演公共服务市场化的设计者、规划者、安排者、培育者、生产者、决策者、立法者、监管者、竞争引入者等多种服务角色,坚持公共服务市场化的产权国有,维护公共服务的根本利益。

2要加大公共服务市场化进程中的政府投入。我国现行财政体制存在结构性缺陷,直接体现就在于对社会公共服务的投入严重不足,这也是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主要原因之一。为此,应当加快改革财政体制,一方面各级政府要进一步调整财政支出结构,逐步加大对公共服务领域,特别是纯公益性公共服务领域的资金投入比例。另一方面,也要进一步理顺各级政府之间的财权关系,适当增加地方政府的税收分成比例,进一步增强中央财政对地方公共服务的转移支付能力,从而提高地方政府公共服务的自给能力。总之,要增加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中的政府投资力度,最终使国有产权占据公共服务市场的主体地位,起到引领和主导的作用。

(二)从公共服务生产者的角度,鼓励公共服务市场化的经营权多元化

根据公共提供理论,公共服务的供给与生产是有区别的,政府提供公共服务,但并不意味着政府直接“生产”公共服务,公共服务的生产主体呈多元化趋势,政府、市场、非营利性组织都是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竞争主体。在保证公共服务产权国有的情况下,要保证市场化的效率,公共服务市场化的经营权应该采取多元化模式。

1要培育多元化的公共服务市场化投资主体。确保市场上有多个可竞争的主体,是促进公共服务有效竞争的前提所在。为保证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主体呈现多元化趋势,这就要求政府积极培育社会力量,尽快打破公共服务行业垄断格局,在市场准入方面放松规制,降低准入门槛,健全收费补偿机制、实行政府补贴和政府采购、给予信贷支持和用地保障等。同时进一步完善监督制度,统一各类市场主体准入的条件和标准,精简准入程序,从政策和法律上积极鼓励、正确引导各种社会资本进入到公共服务领域,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使公共服务由政府单一生产主体发展为包括政府、社区、社团、非营利性组织、各类企业以及包括私人在内的多元化、竞争性的主体体系,从而缓解政府投资压力,确保市场上有多个可竞争的主体,提供公共服务市场化的竞争效率。

2要鼓励多元化的公共服务市场化经营模式。鉴于公共服务生产者的多元性及效率的重要性,在公共服务市场化过程中,竞争主体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灵活采取多种形式的经营模式,如:可以采取政府直接生产的方式,也可采取公私合作(PPP)的方式进行经营,包括拍卖、租赁、承包等具体形式,还可以采取公开招标、特许经营的经营模式,包括BOT、TOT、BOO、BTO等多种具体形式,而且公开招标、特许经营等被实践证明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经营模式。这些灵活的经营模式能够打破政府垄断经营,保障经营者的合法合理利益,政府也能较好地发挥监管调控职能,从而维护公共利益、提高公共服务质量和工作效率。

鉴于公共服务的特殊性及产权的重要性,公共服务生产者的多元性及效率的重要性,公共服务市场化的有效模式应该是国有私营模式,即:坚持公共服务国有产权不变,在公共服务的生产环节放开经营权,鼓励经营权多元化,从而满足政府、企业、职工以及公众四方主体的利益诉求,达到降低成本、增进效率、提供资金保障、减轻财政负担、改善公共服务质量的最终目的。

四、政府规制理论启迪下的公共服务市场化“有效规制”的创设

政府监管又称政府管制或政府规制,是指在以市场机制为基础的经济体制下,为解决市场失灵,维持市场经济秩序,促进市场竞争,实现公共福利的一种政府干预行为。公共服务关系国计民生,市场化过程中能否建立和健全现代化的规制体系,是“有效竞争”能否实现的重要保障。

(一)设立政府规制机构,确保政府规制主体独立

目前,政府规制机构管理混乱、职能交叉,既是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政策的制定者,又是市场化改革政策的执行者,没有起到应有的规制作用,因此,迫切需要建立独立、统一、高效、权威的政府规制机构,以发挥规制机构的最大作用。从机构设置来看,一方面,应该保证各规制机构的统一性,将分散于各部门、各地区的规制力量统一起来,如将准入价格、质量标准等集中管理,统一于一个综合性的规制机构,从而避免政出多门、多头管理。另一方面,应保证规制机构的独立性,在各行业主管部门之外设立相对独立的规制机构,使规制机构直属于全国人大,并在各地设立垂直领导的执法机关,以确保其中立性,从而保证规制政策制定者、实施规制者和被规制者三个不同的主体之间形成相互独立、相互制衡的关系。从人员组成来看,必须保证规制机构人员的独立性,保证规制政策的执行者独立于规制政策的制定者。此外,还必须保证规制机构人员的广泛性,规制人员除了技术、经济、产业、法律、安全、环境保护等方面的专家外,还必须吸纳公共服务利益相关者的各种意愿表达。

(二)建立健全法律法规,确保政府规制行为规范

1完善规制法律法规体系建设。一方面,从立法主体上看,要逐步将规制的立法权由政府转到人大,将规制立法权和规制执法权分开,使政府主要扮演规制政策执行者角色。另一方面,在现有基础上,逐步加快修改完善并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继续加强市场规制一般法律建设,如市场准入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质量规制法、价格规制法等,逐步修改和完善市场规制特别法建设,如按照《立法法》的规定,制定公共服务市场化总法,为各种不同类型的公共服务市场化提供总的法律保证与政策指导,同时大力推进各公共服务行业的法规体系建设,如电信法、电力法、铁路法、航空法等产业规制法等。

2加强规制法律法规执法力度。在做好相关规制法律法规建设的同时,必须加强对相应的法律法规的执法力度。一方面,从执法主体上看,由于公共服务行业具有专业技术性强等特点,要求执法者必须具备技术、法律、管理等方面的综合知识。另一方面,通过设立相应规制监督机构、健全司法监督规则、强化社会舆论监督来加强对规制执法者的监督,使执法者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侵权要赔偿。

(三)科学选择规制方式,确保政府规制效率提升

政府规制的最终目标是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和社会福利的最大化,因此,必须提高政府规制的效率,针对不同的市场结构和市场行为,采取不同的规制方式,为此,我们可以借鉴黑夫兰(Heffron,1983)关于经济性规制、社会性规制和辅助性规制的规制理论,在公共服务市场化过程中,从三个方面选择不同的规制方式。

一是要重点改革经济性规制。经济性规制主要是针对市场存在失灵的这一现实,重点规制企业的市场行为,包括产品或服务的质量和数量、产品价格、竞争行为等。在市场化改革中,政府经济性规制应重点加强对公共服务市场准入监管,价格监管,产品和服务质量监管三个方面,这是政府规制的重点和难点所在。二是要继续完善社会性规制。社会性规制主要从关注市场环境出发,用以纠正市场化过程中生产的不安全、不健康的产品或有害副产品。在市场化改革中,政府社会性规制应着重解决公共服务提供者激励约束机制的设计,规制法律、经济政策、市场机制的综合、协调与运营,安全、技术标准的设立及执行等三个问题。三是要一贯做好辅助性规制。辅助性规制主要从社会公共利益出发,泛指各种社会福利保障,包括工伤、医疗保险、卫生、环保、教育等方面的规制。辅助性规制与民生最贴近,是政府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坚持做好的。

总之,在公共服务市场化中,政府规制就是在强化竞争、放松规制的理念下保证规制机构的独立与统一,保证规制法律的引导、监督与制约,保证规制方式的重塑和调整,从专业化规制走向综合性规制。

五、结语

我们要辩证地看待公共服务市场化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也要理性地看待公共服务市场化的效率,要明确其效率来源于竞争而非单纯市场化改革。为保证市场化的效率,促进“有效竞争”是关键。而“有效竞争”的实现,需要我们在公共服务市场化过程中营造市场化的有效市场、明确市场化的有效边界、选择市场化的有效模式、构建市场化的有效规制,这些都是促进有效竞争、保证市场化效率的重要举措,同时也是公共服务市场化的重点和难点所在。本文以不同的理论为支撑依据对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效率改进”所做的探讨带有尝试的性质,从不同理论出发所得出的结论尚须更好地衔接起来。如本文分别从交易成本理论和公共提供与生产理论视角探讨了公共服务市场化的边界和模式选择问题;如何将这两部分的内容整合协调,在交易成本理论所得出的市场化边界基础上继续讨论市场化的模式选择问题;再如关于市场化的产权问题,在理论界的争议仍较大,等等。这些问题都还需要进一步深入地探讨。

参考文献:

[1]邹燕.公用事业市场化的问题与反思[J].宏观经济管理,2010,(4).

[2]邱法宗.现阶段公共服务市场化存在的问题与解决思路[J].现代财经(天津财经大学学报),2008,(3).

[3]牛桂敏.从过度竞争到有效竞争:我国产业组织发展的必然选择[J].天津社会科学,2001,(3).

[4]楚迤斐,陈建华.论交易成本视角下的公共服务市场化边界[J].中州学刊,2009,(6).

[5]朱俊生.医疗服务的提供、生产与宿迁医改[N].中国保险报,20060809.

[责任编辑:王篆]

作者:丰云

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论文 篇3:

探析中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由于政府主导的体育公共服务发展滞后,而市场主导的体育公共服务具有较快发展趋势,中国体育公共服务也在不断进行市场化改革。在进行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十分重要,西方发达国家具有丰富的市场化手段和完善的监督制度,这是中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参考因素。因此,中国的体育公共服务应当充分引入市场机制并且完善监督制度,促进中国体育公共服务大发展。

【关键词】体育公共服务 市场化 改革

1 中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动因

1.1 政府主导阻碍体育公共服务发展

政府主导模式的体育公共服务模式中,公共体育服务生产和提供的主体为政府,强调政府的强力调控和垄断,以计划模式为主,表现为政府支配公共体育服务资源,不能完全、准全反应市场需求,具有片面性和社会制约性。政府向大众提供的体育基本服务与大众需求不相适应,大众不断增长的体育需求与有限的社会体育资源不足之间的矛盾尤为突出。

由于政府主导模式的体育公共服务所带来的局限性,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体育公共服务进行市场化改革,尊重市场选择。

1.2 市场主导促进体育公共服务发展

市场主导型体育公共服务供给模式主要存在于市场经济比较完善的发达国家。主要表现为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程度高,非政府组织在体育公共服务中发挥重要作用。以市场为主导的体育公共服务充分利用市场与社会组织力量来提供社会大众所需的形式多样的公共体育服务,弥补政府部门提供相应服务时效率低、成本高的不足,政府在其中仅起辅助宏观调配作用。市场对于体育公共服务的积极作用,推动政府进行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的改革。

2 发达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经验

2.1 市场化手段丰富

發达国家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成功的首要因素就是丰富的市场化手段。在市场机制和体育公共服务职能有效结合的市场化改革中,西方发达国家对于适合由政府和市场共同提供的体育公共服务,形成多样的市场化形式。其中包括完全商化运营;合同租赁;政府与企业合作等形式。

完全商业化运营指的是对于某些体育公共服务完全依托私人企业运营,政府放弃进行公共服务供给和干预。合同租赁指的是政府与私营公司或者其它组织机构签订合同,将体育公共服务项目的生产和提供交由这些单位负责,将体育设施等公共服务的管理权外包,通过市场调节的方式运营,例如一些大型体育场馆的日常运营。政府与企业合作形式指的是政府通过招标形式将体育公共服务的建设交由私人企业,私人企业通过对这些公共服务的特许经营回收项目投资和经营成本,并获取一定收益。特许经营期满后,企业将经营权交还政府。在此过程中政府不负担体育公共服务的建设经营费用。

2.2 监管制度严格

发达国家对体育公共服务市场的监管力度大,监管制度较为完善。政府对经营体育公共服务的组织建立一整套严格的法律法规来进行条件限制,详细规定了各方在体育公共服务供给中必须履行的义务,其条款和规定的条件十分细致,包括投资项目、价格政策、职责权限、实施办法和工作内容等1。如果发生合同条款未履行的情况,体育公共部门会立即单方面撤销合同。

除完善的法律法规进行监督市场提供体育公共服务以外,还包括媒体舆论监督等手段,社会上的各种媒体有权对提供体育公共服务的部门进行监督,对不实行为进行新闻曝光,督促其改正并使其得到政府监管部门的调查。

3 中国体育公共服务对策研究

3.1 丰富市场调节手段

在中国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发展中,应当从分利用市场机制,丰富市场调节手段,这表明政府并不是体育公共服务的唯一供给者,在政府之外还应存在着其他供给主体,包括除政府部门以外的私人企业和其他组织。在当前情况下,政府一方面应当以提供体育公共设施为主,提供基础公共服务;另一方面对于垄断性服务,政府应适当放宽市场准入标准,让更多民间机构进入体育公共服务体系当中。此外,还要引入竞争机制,让提供体育公共服务的各部门相互竞争,提高服务效率。

3.2 完善对体育公共服务监管制度

目前中国对体育公共服务监管的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够完善,今后在这一方明应加大力度,形成成熟的监督体系,对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运行进行有效全面地监督。虽然体育公共服务的提供是多元化的,但政府一定要提出明确的条件加以限制,达到对市场监督的目的。

此外,还要引入体育公共服务提供方之间相互监督、媒体监督等监督方式,达到监督多样化。充分利用市场竞争机制,使各私营机构在提供体育公共服务的同时相互监督,提高服务质量;媒体监督同样具有重要作用,媒体对于违法违规的服务供给进行及时曝光,便于政府有关执法部门及时介入调查。

【参考文献】

[1]李萍美,许玲.我国公共体育服务市场化分析及路径选择[J].西安体育学院学报,2008 (6) [2] 唐立慧,郇昌店,肖林鹏,李宗浩.我国公共体育服务的市场化改革研究[J].西安体育学院学报.2010(3)

[3]刘玉.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发达国家经验及借鉴[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2(11)

[4]林晓滔,王燕梅,范菲.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研究[J].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2014(3)

[5]曹可强,俞琳.国外公共体育服务供给模式及启示[J].西安体育学院学报.2015(1)

[6]刘玉. 体育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发达国家经验及借鉴[J]. 北京体育大学学报, 2012(11): 8

作者:王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