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哲学论文 >> 国学论文 >> 正文
搜索: 论文

《盐铁论》中的廉政思想

更新时间 2011-5-7 15:00:33 点击数:

《盐铁论》中的廉政思想
杨勇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北京100872)
摘要:《盐铁论》包含有大夫与贤良文学关于为官哲学的辩论,反映了西汉中期政治中兴利
活动导致的官本位哲学,以及西汉士人以儒学为基础的廉政思想。
关键词:盐铁论;为官哲学;廉政思想
中图分类号:K20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3-1972(2011)02-0047-04
    西汉中期汉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二月,召开了一次被后世称为“盐铁会议”或“盐铁议”的著名对策。以大司马、大将军霍光为主的“后武帝”托孤辅政旧臣集团秉承武帝去世前两年(前89年)颁布的轮台诏“止擅赋,力本农”[1]卷88的精神,“修孝文明政,示以俭约宽和,顺天心,说民意”[1]卷60,召集丞相田千秋、御史大夫桑弘羊及其下属丞相史和御史丞,向来自下层的知识分子贤良文学“问以治乱”[1]卷66,“问民间所疾苦”[2]卷一。双方展开辩论,议题广泛涉及政治、军事、外交、经济、历史、哲学等相关领域,由此形成了既具时政性,又不乏思想、哲学价值的完整辩论过程。到宣帝时,汝南桓宽“博通善属文,推衍盐铁之议,增广条目,极其论难,著数万言”[1]卷66,详细、完整地记录了盐铁议的辩论,即为流传至今的六十篇《盐铁论》。
    《盐铁论》一书内容宏富,包罗甚多。就政治史来看,它是研究西汉中期政治的重要材料。其中尤可注意者,为其中所包含的关于为官哲学的辩论,及贤良文学关于廉政方面的思想。大夫提出了包括为官权利、官位与爵禄关系等为主的一整套为官哲学,贤良文学则从政府批判者的角度出发,对大夫为首的公卿集团的腐败、奢侈、以权谋私、居官自傲等行为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和揭露。
    我们从以下两个方面来了解《盐铁论》中的廉政思想。
    一、盐铁专营与以权谋私的辩论
    贤良文学在对策开始即鲜明提出“愿罢盐、铁、酒榷、均输,所以进本退末,广利农业”[2]卷一,由此把话题引向了武帝中后期以来的盐、铁、酒专卖,平准、均输、算缗告缗、入粟拜爵、入物补官等“兴利之臣”[3]卷30的国家财富聚敛活动的存废辩论上。公卿一方坚决维护盐铁、均输等兴利事业,“以为此乃所以安边境,制四夷,国家大业,不可废也”[2]卷一。双方对此反复辩论,各自均有相当充分的理由。可以说盐铁专营的存废,是盐铁会议上双方第一部分辩论的主线。大夫反复强调盐铁专营不可废,认为盐铁专营有效地防止了豪民“擅山海之利,以致富业”,防止众邪“私门成党”,而且增加了政府的财政收入,不仅用于讨伐匈奴,而且还能“赈困乏而备水旱之灾”[2]卷一,以救助灾民;进而指出盐铁专营是“令意所禁微,有司之虑远”[2]卷二,是公卿长远考虑的政策。
    针对大夫对盐铁专营的这些支持理由,在《刺权》篇中文学指出:有司之虑远,而权家之利近;令意所禁微,而僣奢之道著。自利害之设,三业之起,贵人之家,云行于途,毂击于道,攘公法,申私利,跨山泽,擅官市,非特巨海鱼盐也;执国家之柄,以行海内,非特田常之势、陪臣之权也;威重于六卿,富累于陶、卫,舆服僣于王公,宫室溢于制度,并兼列宅,隔绝闾巷,阁道错连,足以游观,凿池曲道,足以骋骛,临渊钓鱼,放犬走兔,隆豺鼎力,蹋鞠斗鸡,中山素女抚流征于堂上,鸣鼓巴俞作于堂下,妇女被罗纨,婢妾曳絺纻,子孙连车列骑,田猎出入,毕弋捷健。[2]卷二文学在关于盐铁专营存废的一般性辩论中,将话题引到官吏腐败上,指出盐铁专营等兴利事业给公卿集团为代表的“贵人之家”带来大量的经济利益,使得这一集团在政治上“攘公法,申私利”,从而造成了巨大的奢侈浪费,进而影响经济正常运行以及政治稳定,即所谓“因权势以求利”[2]卷四。文学尖锐地指出了盐铁专营政策实施过程中存在的严重以权谋私现象,有力地揭露了大夫极力维护盐铁专营政策的真实意图,在于确保和维持其经济、政治利益。
    对于文学的上述批判,大夫在《贫富》篇中辩解道:余结发束修年十三,幸得宿卫,给事辇毂之下,以至卿大夫之位,获禄受赐,六十有馀年矣。
    车马衣服之用,妻子仆养之费,量入为出,俭节以居之,奉禄赏赐,一二筹策之,积浸以致富成业。故分土若一,贤者能守之;分财若一,智者能筹之。夫白圭之废著,子贡之三至千金,岂必赖之民哉?运之六寸,转之息耗,取之贵贱之间耳!”[2]卷四桑弘羊否认文学前面所讲的公卿以权谋私的现象,以其个人经历为例,认为其致富乃是六十余年官员生涯中不断获得爵禄和赏赐以后,运用商业手段以及节俭而逐渐积累的结果。那么桑弘羊的这种辩解,真实性如何呢?据相关史料记载,桑弘羊“雒阳贾人子,以心计,年十三侍中。言利事析秋毫”[3]卷30。桑弘羊在此力图以商人的家庭背景来为致富开脱,似乎和其商人的出身相符。但实际上查阅相关史料,桑弘羊虽然是商人家庭出身,但其“言利事”主要是为国家财政收入奔忙,即“为国兴大利”[1]卷24,并无自己专门从事商业活动的记载。尽管他是个“言利事析秋毫”[3]卷30的人,早先可能有过从商经历,但我们认为至少他在主持兴利活动后,无条件允许,亦无闲暇让他从事商业活动以获利。卜式抨击桑弘羊搞平准、均输“令吏坐市列肆,贩物求利”[3]卷30,一个“令”字明显可见桑弘羊并非自己亲自从事商业活动,而是组织官员进行平准、均输的国营商业活动。且盐铁专营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富商大贾,即“笼天下盐铁,排富商大贾”[3]卷122。桑弘羊既然是盐铁专营的倡导者和组织领导者,他又如何能自己靠商业运作成为富商大贾呢?如此一来他自己岂不成了亲手制定政策的违反者?至于其“俭节以居之”

[1] [2] [3]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国学论文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