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政治论文 >> 社会主义 >> 正文
搜索: 论文

新中国工业化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原因探析

更新时间 2011-3-3 17:40:50 点击数:

    新中国工业化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原因探析
    逯 原1,2,阎治才1(1.东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长春130024;2.吉林建筑工程学院思想政治理论教研部,长春130021)
  摘 要: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国民经济的恢复,实现工业化的任务提到日程上来。我国的工业化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保证国家的独立,才能尽快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在新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中,私人资本主义工业以及整个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必然逐步走上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必然被逐步改造成社会主义经济。因此,新中国的工业化走社会主义道路不但是必要的,而且是必然的。
     关键词:新中国;工业化;社会主义道路
    中图分类号:F421.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8594(2011)01-0165-03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国民经济的恢复,进行工业化建设、实现我国的工业化的任务提到了日程上来。当时,我国存在着五种经济成分,即国营经济、个体经济、合作社经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和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在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条件下,我国的工业化可以说有两条道路,一是社会主义道路,即靠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来实现工业化;二是资本主义道路,即靠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来实现工业化。我国的工业化,必须和只能走社会主义道路,而不能和不可能走资本主义道路。
    1
      新中国的工业化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在经济上就会被外国所控制,就会损害国家的独立。
    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避免在经济上被外国所控制,从而保证国家的完全独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结束了帝国主义控制中国、压迫和掠夺中国、奴役中国各族人民的历史,改变了中国的半殖民地地位,实现了国家的独立。这是自鸦片战争以来一百多年间中国人民艰辛探索、英勇奋斗的结果,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革命胜利的结果。新中国建立之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全国人民努力恢复在旧中国遭到严重破坏的国民经济。到1952年底,国民经济恢复的任务胜利完成,主要工农业产品的年产量都达到或超过了旧中国的最高水平,人民生活明显改善。但这时,我国的工业仍然是非常落后的。
    国家工业发展水平和整个经济发展水平的主要标志,是现代工业在工农业总产值中所占的比重。1952年,我国现代工业在工农业总产值中所占的比重只有26·7%[1]94,而实现工业化的标准,按当时苏联的看法,这个比重应达到70%[2]95。从工业化最主要的原材料和能源条件即钢产量和发电量来看,我国不但远远落后于美国和苏联,也大大落后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遭到严重经济损失和破坏的日本。1952年的人均钢产量,美国是538·3公斤,苏联是164·1公斤,日本是81·7公斤,中国是2·37公斤;同年的人均发电量,美国是2949度,苏联是553·5度,日本是604·1度,中国是2·76度[1]94。我国的工业部门很不齐全,许多重要的工业部门还未建立起来,不能制造汽车、拖拉机和飞机,不能制造重型的和精密的机器。从财政情况来看,1952年我国的财政结余只有7·7亿元[3]68。在这样的工业基础和经济状况下,如果走资本主义的工业化道路,即靠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来实现工业化,那么,外国资本必然迅速地以各种方式和途径大量地涌进中国,中国就会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投资场所,中国的国营工业和私人资本主义工业必然受到外国资本的排挤和打击,中国的经济命脉就会重新被外国所控制,从而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
    在经济上依赖于谁,在政治上就要受制于谁,中国的主权就会部分地甚至较大部分地丧失,从而重新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半殖民地。
    我国的工业化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即靠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来实现工业化,才能保证我国的独立。发展社会主义经济,一是发展社会主义国营经济,即发展通过没收官僚资本、接收帝国主义在华财产再加上原根据地公营经济所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的国营经济;二是把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即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成社会主义的国营经济,把个体经济(即个体农业和手工业,以及个体商业)改造成社会主义的集体经济,并使这些国营经济和集体经济得到发展。通过社会主义的国营经济和集体经济的发展,就能基本上保证我国工业化对原料、资金和市场的需要。我们通过发展国营矿冶业,发展社会主义的集体农业,就能基本上保证重工业和轻工业对原料的需要。我们通过发展社会主义的集体农业和手工业,就能为工业化积累必要的资金。
    我们通过发展集体农业和手工业,发展国营商业和集体商业,就能为工业化提供广阔的市场。与此同时,我们按照平等互利的原则发展对外经济合作和经济交流,就能为我国的工业化提供必要的外部条件。我们在发展社会主义经济的基础上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事业,就能使我国的工业化尽量采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总之,我们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依靠社会主义的力量,来解决工业化的原料、资金、市场和科学技术问题,并按照平等互利的原则发展对外经济合作和经济交流,这样,不但保证了我国工业化的发展,而且避免了对外国的依赖,避免了被外国控制,从而保证了我国经济上和政治上的独立。当然,我国的工业化也需要外援,我们也尽量争取外援,但不能依赖外援,依赖外援就会受制于外国,就会损害我国的独立。
    2
      新中国的工业化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工业发展所创造的财富就会主要为资产阶级所占有,难以尽快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工业发展所创造的财富才能为国家和人民所占有,从而尽快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
    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是中国各族人民最普遍、最强烈、最根本的愿望。新中国的成立,结束了中国受压迫、受掠夺的历史,劳动人民成为新国家新社会的主人,这就为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创造了条件。从新中国成立到1952年,在三年多一点的时间里,我国的工业总产值由140亿元增加到349亿元,农业总产值由326亿元增长到461亿元[1]468,主要工农业产品的产量都有较大幅度的增长;交通运输、商业和对外贸易得到恢复和发展;各地农民的收入与1949年相比一般增长了30%,全国职工的平均工资提高了70%左右[1]77-78;文化、教育、卫生事业得到发展,国民的健康水平逐步提高。可以说,这是新中国在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的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
    我国的工业化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不但外国资本大量地、迅速地涌进中国,而且中国的私人资本也将不断增加。走资本主义的工业化道路,就意味着国家放弃对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利用、限制、改造的政策,而是大力支持和发展私人资本,大力发展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当然,在外国资本的排挤下,一部分私人资本主义企业会难于经营甚至破产,但中国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在总体上必然是不断发展的。随着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队伍必将不断扩大。同时,外国资本在中国的发展,必然会在中国造成新的买办资产阶级甚至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因为外国资本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不可能不与中国的私人资本有一定程度的结合,这种结合就会造成中国的买办资本。如果外国资本与中国官员的私人资本相结合,就会造成中国的官僚买办资本。买办资本、官僚买办资本在中国发展起来,中国就会出现新的买办资产阶级甚至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
    这样,中国人民就不但要继续受民族资产阶级的剥削,还要受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外国资产阶级的剥削。中国人民的劳动所创造的财富,相当一部分甚至是大部分就会为中外资产阶级所占有,而不能为国家和人民所占有,从而难以实现国家的富强。在中外资产阶级的剥削下,不但工人的生活难以改善,农民的生活也将进一步贫困化,个体工商业者将大批地破产,人民的富裕将不可能实现。有人可能会说,等资本主义充分发展了,国家就富强了,人民就富裕了。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土广大、人口众多、经济落后、地区发展极不平衡的大国,要等多少年才能使资本主义充分发展呢?我们有什么理由去用中国劳动人民的血汗来养肥中外资产阶级呢?有什么理由让中国人民去忍受中外资产阶级不知多少年的剥削呢?难道中国就没有别的办法尽快地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吗?我国的工业化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尽快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为了尽快实现我国的工业化,必须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性质的国营工业、国营交通运输业和国营商业,使国营经济所创造的财富完全为国家和人民所占有。
    必须把个体农业和个体手工业改造成社会主义的集体农业和集体手工业,这样才不但能促进农业和手工业的发展,为工业化的发展提供必要的原料和市场,提供其他农业品和手工业品,并为工业化的发展积累资金,还可以有效地避免个体劳动者的两极分化,为实现共同富裕奠定基础。必须把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成社会主义国营工商业,才能进一步扩大社会主义性质的国营工商业,使这些企业中的工人不再受资本家的剥削,使这些企业所创造的财富主要为国家和人民所占有(因为我国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实行的是赎买政策,因此资本家在全行业公私合营之前要拿红利,在全行业公私合营之后要拿一定时间的定息),进而完全为国家和人民所占有。也就是说,我国的工业化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即只有通过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才能使工业发展和经济发展所创造的财富完全为国家和人民所占有,从而尽快地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
    有人可能会说,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二十多年不是也未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吗?诚然,在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的二十多年间,我国经济的发展总体上说较慢。
    主要是1958年的“大跃进”和“公社化”以及1959年的“反右倾”,特别是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使我国的国民经济遭受重大的甚至是极其严重的损失,迟滞了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的进程。但这种迟滞,可以说不是社会主义改造造成的,而是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所有制形式和经营管理形式过于简单划一,并且没有解决好经济运行机制问题,特别是由于“左”的错误的发展造成的,我们不能因此而否定社会主义改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纠正了“左”的错误,实行了所有制形式、经营管理方式、经济运行机制的改革和对外开放,从而促进了我国经济的发展,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正在卓有成效地实现。而这一切,都是在继续走社会主义道路,走以改革开放为鲜明特点的社会主义道路,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通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我国完全能够尽快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
    3
      从新中国成立后的经济状况看,我国的工业化必然会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而不可能走上资本主义道路。
    新中国成立的1949年,社会主义工业在工业总产值中占34·7%,私人资本主义工业占55·8%(另有国家资本主义工业占9·5%)[4]147。从产值上看,国营工业所占比重低于资本主义工业。但私人资本主义工业企业一般规模较小,数量较多,而又分散,而且大部分属于轻工业。同年,国营工业拥有全国发电量的58%,原煤产量的68%,生铁产量的92%,棉纱产量的53%[4]17。除此之外,国营经济还掌握着全国的铁路和大部分现代化交通运输事业,控制着绝大部分的银行业务和国内外贸易。到1952年,社会主义工业在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上升到56%,私人资本主义工业则下降为17·1%(另有国家资本主义工业占26·9%)[4]147。
    同年,国营工业拥有全国发电量的88·3%,原煤产量的84·6%,生铁产量的96·4%[1]63,棉纱产量的63%[5]143。国营工业其他产品的比重,也都有所提高,甚至有较大的提高。可见,随着国民经济的恢复,到1952年,社会主义工业无论在总产值方面还是在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方面,特别是在原材料和能源的生产方面占着明显的优势。
    如前所述,我国的私人资本主义工业企业规模较小,数量较多而又分散,大部分是轻工业,而且由于运输力量不足等原因,因此在原料和市场方面都会遇到相当的困难。同时,私人资本主义工业由于在旧中国遭到严重的压迫、束缚和排挤,缺乏必要的资金积累,在新中国成立后的三年多一点的时间内也不可能积累起扩大生产所需要的资金,所以在资金方面也非常缺乏。因此,私人资本主义工业便不能不在原料的来源、产品的销售乃至资金方面依赖国营经济。
    特别是1953年以后,人民政府为了保证国家建设和人民生活的需要,实行了对粮食、棉花、油料、烤烟、生猪等农产品的统购统销政策,这些农产品都是轻工业的重要原料。国家掌握了这些农产品,就使私人资本主义工业对国营经济的依赖进一步加大。
    私人资本主义工业在原料、市场、资金方面对国营经济的依赖,促使私人资本主义工业同国营经济进行各种形式的合作。国家为了使资本主义工业能够进行正常生产和经营,对缺乏原料的私人资本主义工业,由国营经济提供原料,委托其为国家加工产品,付给其加工费。对销路不畅甚至难以销售产品的私人资本主义工业,实行计划定货,付给其货款,或包销其产品,收取包销费。另外,对有些资本主义工业生产的比较重要的产品,无论其生产经营是否遇到困难,国家都实行统购政策,即这些企业生产的产品由国家统一收购,合理作价。这就是委托加工、计划定货和统购包销。这些都是国家同资本家合作的初级形式,即国家资本主义的初级形式。对于缺乏资金的资本主义工业,国家一般不采取贷款政策而采取投资政策,因为投资能够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更多的收入。私人资本主义工业接受了国家投资,就成了公私合营工业(即个别企业公私合营)。这种公私合营,就是国家同资本家合作的一种高级形式,即国家资本主义的一种高级形式(另一种高级形式是全行业公私合营)。可见,国家资本主义的措施主要是为了解决资本主义工业在原料、市场和资金方面的困难而采取的措施,一些资本主义工业走上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是必然的。
    国家资本主义道路不是资本主义道路,而恰恰是社会主义道路。私人资本主义工业接受了国营经济的委托加工、计划定货和统购包销,就成了初级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工业,其生产和经营便同社会主义性质的国营经济联系在一起。这样的资本主义工业中虽然还没有国家资本,但实际上是从属于国营经济的,是为国家加工产品的。这样的工业已经不单是为资本家的利润而存在,同时也是为国家经济的发展而存在,并且国家在相当程度上已经支配着这样的企业的生产。因此,这样的企业已经有了社会主义的成分。私人资本主义工业接受了国家的投资,就成了公私合营工业,成了半社会主义性质的工业。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不但初级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工业不断增加,高级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工业即公私合营工业也不断增加。
    不但工业方面是如此,商业、交通运输业方面也是如此,也是通过各种国家资本主义的措施,使私人资本主义商业和交通运输业走上了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即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1952年,国家资本主义工业在工业总产值中所占比重已经由1949年的9·5%上升到26·9%[4]147。可见,通过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把私人资本主义工业乃至商业、交通运输业改造成为社会主义的国营工业、商业和交通运输业,已经是大势所趋。1953年党的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公布和贯彻执行,1956年实行的全行业公私合营,只不过是促进了这种趋势的发展而已。全行业公私合营之后,国家资本主义工业、商业和交通运输业已经成为社会主义的国营企业了。
    总之,新中国的工业化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保证国家的独立,才能尽快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随着新中国经济建设的发展,不但社会主义性质的国营工业不断发展,私人资本主义工业以及其他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必然逐步走上国家资本主义道路,即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新中国的工业化走社会主义道路,不但是必要的,而且是必然的。
    参考文献:
    [1] 柳随年,吴群敢.中国社会主义经济简史[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5.
    [2] 郭德宏.中国共产党的历程:第2卷[M].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1.
    [3] 孙健.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史[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2.
    [4] 薛暮桥,苏星,林子力.中国国民经济的社会主义改造[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8.
    [5]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中国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8. 返回栏目页:社会主义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