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政治论文 >> 政治相关 >> 正文
搜索: 论文

执政理念的阶级性探讨

更新时间 2011-5-27 12:40:06 点击数:

刘明华(河南大学,河南 开封 475004)[摘 要]执政理念反映着执政党的目标追求和价值取向,是执政党党性的集中体现,其实质是“为谁执政、如何执政”的问题。秉持什么样的执政理念,关系到执政党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明确执政理念的阶级性,对于提升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确保党的执政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执政理念;执政党;阶级性

    对于任何一个执政党而言,执政理念都直接决定着它的执政活动、执政行为和执政效果。坚定正确的执政理念,是确保一个执政党地位稳固、持久的重要思想基础。而执政理念实质上是“为谁执政、靠谁执政”的问题。因此,对执政理念阶级性的研究,无疑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一、执政理念是执政党

    党性的集中体现  执政,《现代汉语辞典》的释义是“掌握政权”,《辞海》的释义是“掌理国家的政事”。联系现实政治来看,这两种释义有一定差异。在中国,中国共产党作为唯一的执政党,“掌握政权”与“掌理国家的政事”完全一致。但在实行三权分立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执政党虽然掌理了政事,但未必就一定掌握了全部政权。因此,考虑到世界各国的不同情况,把“执政”释义为“掌理国家的政事”更为合适。

    理念,本是哲学范畴的一个名词。在柏拉图哲学里,理念是把从个别事物中抽象而得的普遍概念加以绝对化,理念是事物的原型,事物则是理念的“影子”或“摹本”。在康德、黑格尔哲学中,理念是指理性领域的概念。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理念即理性认识。毛泽东曾指出:“要完全地反映整个的事物,反映事物的本质,反映事物的内部规律性,就必须经过思考作用,将丰富的感觉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功夫,造成概念和理论的系统,就必须从感性认识跃进到理性认识。这种改造过的认识,……乃是更深刻、更正确、更完全地反映客观事物的东西。”[1]可见,毛泽东把理念或理性认识看作是完全地反映整个的事物,反映事物的本质,反映事物的内部规律性的“概念和理论的系统”。

    在弄明白“执政”与“理念”两个概念的基础上,可以把执政理念的涵义概括为:执政理念,是指执政党在掌理国家政事的实践活动中,对执政规律和执政行为的基本认识和把握,这种理念是对执政经验教训的结晶和升华,以及在此基础上围绕着执政目的、宗旨和任务所确立的基本理论原则、行为准则和基本价值取向。也就是说,执政理念是一个政党执政理论、执政宗旨、执政意图的集中体现,是指导其执政实践活动的活的灵魂,反映着执政党执政活动的价值取向和目标追求。执政理念一旦形成,就贯穿于执政党的全部执政活动中,并转化为党的具体路线、纲领、方针和政策。

    为什么说执政理念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呢?这是因为它与政党、政治、政权是紧密联系、不可分割的。

    政治是随着人类社会物质生产的发展和社会分工的出现,进而引起社会分裂为阶级后产生的。有了阶级和阶级冲突之后,统治阶级就需要有公共的政治机构来集中体现和维护自身的阶级利益,这样,“政治”便应运而生。在阶级社会,政治是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为夺取和掌握国家政权、谋求自身利益而展开的相互之间的斗争。正如列宁所说:“剥削阶级需要政治统治是为了维持剥削,也就是为了极少数人的私利,去反对绝大多数人。被剥削阶级需要政治统治是为了彻底消灭一切剥削,也就是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去反对极少数的现代奴隶主———地主和资本家。”[2]政党是一定阶级、阶层或集团的利益代表,是为夺取或影响国家政权而斗争的政治组织。政治斗争主要是围绕国家政权展开的,政权问题是全部政治的基本问题、根本问题。“谁都知道,群众是划分为阶级的;……在通常情况下,在多数场合,至少在现代的文明国家内,阶级是由政党来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被选出担任最重要职务而称为领袖的人们所组成的比较稳定的集团来主持的。”[3]政党的执政理念问题,是伴随政党政治的出现而产生的。执政理念的主体是执政党,任何执政党都代表着一定阶级的利益,所以执政理念也就必然带有鲜明的阶级烙印。

    二、资产阶级政党执政理念的阶级性当今世界的大多数国家是资本主义国家,而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又实行两党制或多党制,既有轮流坐庄,又有联合执政,因此要单独考察某一个国家的某一个政党的执政理念是很困难的。但各资本主义国家的阶级性质相同,政党的阶级基础相同,执政理念也可谓大同小异。二战以来,通过选举活动争取组阁权,成为资产阶级政党取得执政地位的主要手段。由于其选举活动是以宪法和法律为基础来进行的,这就使得资产阶级政党的执政理念与国家的宪法和法律呈现出鲜明的同构性质。这就使得我们在一般意义上、从最基本的方面对资产阶级政党的执政理念加以考察成为可能。

    抛开各国资产阶级执政党的个性差异,其执政理念大体可归纳为:第一,国家是公民的政治共同体,其所有权即国家主权属于全体公民。主权者的公意“必须从全体出发,才能对全体都适用;并且,当它倾向于某种个别的、特定的目标时,它就会丧失它的天然的公正性。”[4]第二,执政党和政府是主权者的执行人。执政党和政府处理公共事务的权力即治权,治权的产生出于主权者的任命和委托,应该服务和服从于主权者的利益和意志。“政府只不过是主权者的执行人”,“是以主权者的名义在行使主权者所委托给他们的权力,而且只要主权者高兴,他就可以限制、改变和收回这种权利。”[5]第三,保卫公民个人权利是国家的目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国家必须给个人留下一个自己不能进入的独立领域,这一领域要由一般性的法律来划定。“政府存在的合法目的,是为人民去做他们所需要做的事,去做人民根本做不到的或者是以其各自的能力不能做得很好的事。而对于人民自己能够做得很好的事,政府不应当干涉。”[6]第四,对反对党存在的认可和尊重。西方国家大多实行两党制或多党制,反对党的存在是保证政党竞争制度化的重要条件。反对党实质上是替代性政府,它和执政党的共存、互动甚至冲突,有助于宽容规则的产生和民主权利的制度化,这种意识已根植于西方各政党的理念之中。

    西方政党的上述理念,不仅见之于学术理论经典,而且在其政治文献和各国宪法中亦有明确的表述。如美国《独立宣言》称:“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从他们的造物主那边被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所以才在人们中间成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力,则系得自被统治者的同意。如果有任何一种形式的政府变成是损害这些目的的,那么,人民就有权利来改变它或废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7]10法国大革命的重要文献《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也申明:整个主权的本原主要是寄托于国民。

    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

    法律是公共意志的表现,在法律面前,所有的公民都是平等的。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7]18。

    必须指出,在考察资产阶级政党的执政理念时,决不能被“人民”、“公意”、“民主”、“自由”、“竞争”等美丽的词藻所迷惑,而忘却了含情脉脉面纱下的资产阶级少数人专政这个本质。对此,邓小平同志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资本主义无论如何不能摆脱百万富翁的超级利润,不能摆脱剥削和掠夺,不能摆脱经济危机,不能形成共同的理想和道德,不能避免各种极端的犯罪、堕落、绝望。”[8]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垄断资本借助多党制度,不过是为了在政治上随机应变,以便更好地保持自身的阶级统治罢了。

  &n

[1] [2]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政治相关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