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艺术论文 >> 戏剧论文 >> 正文
搜索: 论文

论奥尼尔戏剧作品中心理描写的哲学基础

更新时间 2012-1-8 11:22:16 点击数:

摘要:“美国戏剧之父”尤金·奥尼尔一生深受弗洛伊德哲学思想的影响,其晚期创作以心理戏剧为主要特征,他注重探索人物内心世界,以人物内心的矛盾冲突取胜。在对人物心理的刻画中,奥尼尔创造性地吸收了弗洛伊德的三重人格结构理论,通过人物本我、自我与超我间的矛盾斗争突出人物内心的挣扎与苦痛,将戏剧从情节冲突提升到关注人的内在冲突与灵魂冲突。
     关键词:尤金·奥尼尔;戏剧;心理;弗洛伊德
    一、奥尼尔的戏剧创作
    “美国戏剧之父”尤金·奥尼尔一生荣获四次“普利策文学奖”,并于1936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美国著名戏剧评论家约翰·加斯纳教授称:在奥尼尔之前,美国只有剧院;
    在奥尼尔以后,美国才有了戏剧。奥尼尔的作品可以被视为美国戏剧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其戏剧作品中展现出了深刻的悲剧精神,他带着严肃的态度去探索“生活背后的那种强大,不可思议的巨大的力量”[1]。奥尼尔的探索与成就使得美国戏剧成功地从商业性转型为艺术性,从娱乐性转型为严肃性,实现了戏剧在美国作为与小说、诗歌并行存在、同等重要的文学艺术形式。
    纵观奥尼尔一生,其戏剧创作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1913—1920年,本阶段奥尼尔以独幕剧创作为主,以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创作手法为主要特征。第二阶段为1920—1938年,奥尼尔开始深入尝试各种题材,广泛实践各种戏剧表现手法,他以描述在现实和理想之间不断摇摆的双重人格为切入点,关注人物内心的矛盾世界。第三阶段为1938—1943年,本阶段奥尼尔的戏剧主要体现了现实主义风格,奥尼尔舍弃了纷繁复杂的创作题材与新颖独特的创作技巧,其戏剧创作由繁入简,更加注重探索人物内心世界,刻画人物隐蔽细腻的心理活动。
    奥尼尔一生深受弗洛伊德哲学思想的影响,这一影响贯穿其戏剧创作的三个阶段,并于最后阶段走向巅峰,他抛弃了戏剧舞台上流行多年的谋杀、决斗、乔装等使戏剧情节高潮迭起的表现技巧,成功地运用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方法,向读者呈现出人物内心复杂的矛盾与冲突。
    二、弗洛伊德三重人格结构理论
    在《自我与本我》一书中对人格的结构有详尽的介绍[2]。本我包含要求得到眼前满足的一切本能的驱动力,就像一口沸腾着本能和欲望的大锅。它按照快乐原则行事,急切地寻找发泄口,一味追求满足,本我是一切心理能量之源,本我按快乐原则行事,它不理会社会道德、外在的行为规范,它唯一的要求是获得快乐,避免痛苦,本我的目标乃是求得个体的舒适、生存及繁殖,它是无意识的,不被个体所觉察。
    自我处于本我和超我之间,代表理性和机智,具有防卫和中介职能,它按照现实原则来行事,充当仲裁者,监督本我的动静,给予适当满足。自我的心理能量大部分消耗在对本我的控制和压制上。任何能成为意识的东西都在自我之中,但在自我中也许还有仍处于无意识状态的东西。超我是人格结构中代表理想的部分,它是个体在成长过程中通过内化道德规范,内化社会及文化环境的价值观念而形成,它按照至善原则行事,指导自我,限制本我,其机能主要在监督、批判及管束自己的行为,超我的特点是追求完美,所以它与本我一样是非现实的,超我大部分也是无意识的,超我要求自我按社会可接受的方式去满足本我,它所遵循的是“道德原则”。
    对于本我和自我的关系,弗洛伊德有这样一个比喻:本我是马,自我是马车夫。马是驱动力,马车夫给马指方向。
    自我要驾驭本我,但马可能不听话,二者就会僵持不下,直到一方屈服。对此弗洛伊德有一句名言:“本我过去在哪里,自我即应在哪里。”自我又像一个受气包,处在“三个暴君”的夹缝里:外部世界、超我和本我,努力调节三者之间相互冲突的要求。弗洛伊德认为,只有三个“我”和睦相处,保持平衡,人才会健康发展;而三者吵架的时候,人有时会怀疑“这一个我是不是我”?或者内心有不同的声音在对话:“做得?做不得?”或者内心因为欲望和道德的冲突而痛苦不堪,或者为自己某个突如其来的丑恶念头而惶恐。
    三、以三重人格结构理论为哲学基础的心理描写奥尼尔中晚期创作以心理戏剧为主要特征,注重探索人物内心世界,以人物内心的矛盾冲突取胜,情节已退居第二位,如奥尼尔戏剧创作的巅峰之作《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
    这是一部以奥尼尔真实的个人家庭背景为原型,带有自传性色彩的戏剧作品。在该作品中,作家放弃了纷繁复杂的外部世界,转而回归到社会的最小单位家庭。这部戏剧没有复杂的情节与重大的事件,作家只是描述了一家四口在一间房屋内从早晨到深夜的生活场景,作品中充斥着四人之间的交谈、争吵、发泄、和解、忏悔、辩护等等。在对四个主要人物的心理刻画中,奥尼尔创造性地吸收了弗洛伊德的哲学思想,通过人物本我、自我与超我间的矛盾斗争生动地呈现出人物内心的苦痛与挣扎,成功地刻画了每个人物内心对家人爱恨交织的矛盾情感。
    如第二幕中,面对吸毒成瘾的母亲,大儿子詹米“态度蛮横而无情”地吼出“再去膀子上打一针”,在弟弟和父亲的厉声责备下,詹米痛苦地说出心中的懊悔:詹米:(脸上显出一阵痛楚)老天爷,我怎么不知道?你说我没有恻隐之心,不可怜她?我怎么不可怜她,可怜得无以复加。我懂得她的苦处,这种东西多么难戒,你懂什么[3]89?大儿子詹米内心深处的本我深深地依恋着她的母亲,有着强烈的俄狄浦斯情结,表现在三十几岁还不愿独立,赖在家里玩世不恭、自暴自弃,甚至找女人鬼混时都喜欢找外型与母亲相似的妓女,以取代自己对母亲的依恋,同时他又深深地痛恨着沉迷于毒品无法自拔的母亲,其内心深处的超我意识中,自己又绝不应该伤害已经极其脆弱的母亲。然而,本我与超我之间的矛盾不断撕扯着夹在其中的自我,当自我靠近本我时,人物就会说出最恶毒的话语表示自己对母亲吸毒的不满与痛恨,如詹米曾痛斥母亲说“只有妓女才吸毒,一个母亲怎么能吸毒!”当自我靠近超我时,詹米意识到自己的恶毒言语对内心极其脆弱、精神濒临崩溃的母亲造成了极大伤害,因此,又毫不掩饰地在父亲和弟弟面前说出自己的懊悔。通过人物本我、自我、超我间的矛盾冲突,奥尼尔成功地刻画了詹米这个人物被爱与恨两种极端情感不断撕扯、痛苦不堪的心理。
    除母子感情外,兄弟感情同样使得詹米内心饱受挣扎。
    在第四幕中,借着酒精的刺激,詹米终于敢于面对自己复杂的内心世界:“我是有意害你,想把你变成一个流氓。……一直就不想你获得成就,唯恐相形之下更显得我窝囊……而且正是你的出生,妈妈才染上毒瘾的。我知道那不是你的过错,可是尽管这样,我还是恨你入骨。……恨我自己,所以要报复。
    在别人身上报复,尤其在你身上报复。……我虽然恨你,但是我更爱你。……只是不要忘了我。记住是我告诉你的……我是真心实意为你好。……就像向上帝忏悔一样。”[3]448-450作为家庭的长子,詹米遗传了父亲的外型,却没有继承父亲的表演天赋,很早他就开始放纵自己,酗酒嫖妓,堕落不堪。在家中詹米是被训斥的人,是不被宠爱的家伙,他的本我渴望母亲关注他、宠爱他,然而现实却是母亲因为嗜毒成瘾而终日沉浸在虚幻的世界里,沉浸在对昔日美好的回忆中,詹米潜意识中,是弟弟的出生使得妈妈染上毒品,弟弟又分薄了母亲对他的感情,他认为弟弟埃德蒙是他无法享受到完美母爱的罪魁祸首。然而,超我意识中,詹米深爱着自己的弟弟,兄弟情又监督并约束着詹米的自我意识。在对弟弟的感情上,本我中的恨和超我中的爱产生了激烈的冲突,对埃德蒙的恨促使詹米想尽办法引诱埃德蒙走上自己的老路,他要让埃德蒙在母亲心目中与自己一样的不堪与堕落,而对埃德蒙的爱又促使詹米在酒后深刻忏悔自己的行为。他对弟弟埃德蒙的又爱又恨的矛盾情感在这段酒后真言里表达得淋漓尽致。
    在《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这部作品中,奥尼尔将戏剧从情节冲突提升到关注人的内在冲突与灵魂冲突。一家四口彼此深深相爱,但又相互指责对方,认为家人需要对自己的人生悲剧负责。通过弗洛伊德三重人格结构理论中本我、自我、超我三者间的矛盾冲突,奥尼尔成功地展现了每个人物内心的痛苦与挣扎。家人间循环往复的愤怒、指责与忏悔使得人物那有家却又无家可归的灵魂淋漓尽致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返回栏目页:戏剧论文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