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艺术论文 >> 戏剧论文 >> 正文
搜索: 论文

戏剧相关论文:南通伶工学社的兴衰及启示

更新时间 2010-4-29 12:35:36 点击数:

    南通伶工学社的兴衰及启示
傅谨*
内容提要:1919年,南通大实业家张謇在家乡兴建更俗剧场,创办南通伶工学社,在与梅兰芳商谈多次未获支持的情况下,邀请欧阳予倩前往主持其事。他们似乎一拍即合,但两者办学目的及思路的巨大差异,始终影响着伶社发展,以致不到三年,欧阳予倩就黯然离开南通,伶社以及南通的戏曲改良也因此中止。表面上看来,伶社夭折是由于资金不足,其实更内在的因素,是他们改良戏剧的理念,均与现实相距甚远。
    关键词:南通伶工学社;欧阳予倩;戏曲改良;京剧史
中图分类号:J8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0549(2010)01-0089-10
民国初年,共和风起,全国各地有志于社会改良者,为推翻帝制建立民国的革命成功所激励,各地社会贤达欲推进戏剧改良者,也因之信心倍增。近代著名实业家张謇,是民国初年致力于戏剧改良的一位杰出人物,他在南通主持的各种与戏剧有关的新举,尤其是南通伶工学社的创办,颇有新意。可惜伶社兴办时间不长便黯然倒闭,研究伶社从兴办到倒闭这段经历,探索现代戏剧教育成败得失的经验教训,足以予后人许多启示。
    南通伶工学校的创办人是当地著名的实业大家张謇。张謇于光绪二十年(1894)得中状元,被钦点任职翰林院编修,那年他42岁。4年后于仕途意兴阑珊,辞职回归故里南通,寄情实业,着手创办通州大生纱厂,从此以后,他时官时商,创办的各类厂矿遍布长江流域,更专致于南通的地方建设,极有名望。宣统年间预备立宪时他被推举为江苏省咨议局议长,曾经发起联合全国十四省咨议局推派代表进京要求召开国会未果,辛亥革命在武汉起义后各省之所以迅速且纷纷响应,各省咨议局在其中实起着极大作用。民国初他曾经任职南京临时政府实业部长,1915年袁世凯称帝,他再次告别政治,从此潜心于南通的地方自治事业,在南通陆续兴办了大量的教育与民政福利设施,包括养老院、育婴堂、医院、图书馆等等,先后开辟了5处大小公园,使南通成为全国闻名的模范县。
    1919年6月,他在南通发起规划建造更俗剧场,8月,创办南通伶工学社。在民国初年的戏剧界,南通伶工学社以及更俗剧场,都是全新的改良努力。
    张謇兴办伶工学社和建造更俗剧场的关系至为密切,他之兴办学社培养演员,固然与改良社会的初衷有关,但更直接的原因,是因他萌发了在南通建新式戏院的心愿,而既要建戏院,就需要有戏班,有一批可以保证在这里长期驻场演出的演员。因此,这所培养戏曲演员的学校,本是与剧场融为一体的,但意想不到的是,剧场与学社的关系,后来成为矛盾的焦点,直接导致了学社的解散。
    张謇之所以创办伶工学社,起因要追溯到他和梅兰芳的交往。从萌发办学意愿到伶工学社开学的全过程中,张謇与梅兰芳多次书信往返,从试图邀请梅兰芳前来主持,到希望他出任学社的名誉社长等等,有关伶工学社以及戏剧教育,成为这段时间里他和梅兰芳除诗词酬唱以外最集中的话题。他们之间的私交始于张謇任官京城时,这位当年的状元郎,想必也是经常流连戏院的名士,他大约在民国三年与梅兰芳初识,遂成为忘年之交,自此多有诗词书画相赠,在信中他一直以“小友”称梅,并一直关心着他的艺术发展、人生道路及职业选择,无论是赞誉还是忠告,其心拳拳,呵护与爱怜之情溢于纸上。①然而,唯有如何培养戏剧演员,是张謇需要求教于梅兰芳的。可惜,虽然他求之甚殷,梅兰芳始终没有应诺,自幼生活在梨园行里的梅兰芳显然要比张謇更有理性,最后的结果是,张謇不得不痛苦地承认,至少在这件事上,梅兰芳比他更有先见之明。
    从1917年中始,张謇为伶工学社与梅兰芳反复商议,提出过多个方案。他最初的设想是要在北京办班,因“都中年轻而习戏者较多于他处,假如养成三十人,就曾学戏弟子中,择其聪慧而安详者合成一班,即在都中加以训练,延聘一二人为之监督,岁由南通给费以资之。”②甚至他还曾经设想,有无可能将富连成小班全行聘至南通。而且他还特别说明,他的这些想法,与明清年间的文人们自办家班截然不同,“世界文明相见之幕方开,不自度量,欲广我国于世界,而以一县为嚆矢。至改良社会,文字不及戏曲之捷,提倡美术、工艺不及戏曲之便,又可断言者。吾友当知区区之意,与世所谓征歌选舞不同,可奋袂而起,助我成之也。
    尚拟就南方另养昆曲子弟,亦尚在计划中。”①面对他的这些想法,身居北京的梅兰芳并无积极回应,因此,虽然张謇心愿已决,如何能达成一心愿,却并非易事。恰在此时,有人给张謇推荐了欧阳予倩,他最初有关伶工学社的设想,与欧阳予倩真可谓不谋而合。张謇把这个决定,知会了并不鼓励他办学的梅兰芳:“吾商吾友,以为难,诚信吾友不我欺也。置尊而觉终不可已,近得欧阳予倩,愿为我助。予倩文理事理皆已有得,态度识见亦不凡俗,可任此事。”②从日本留学归来、热心于戏剧改良事业的欧阳予倩,遇到张謇之前,就曾经在文章里指出,戏剧改良两大要义,一是“借文学救其弊”,另一项,就是组织“俳优养成所”,招收学生,“以四五年卒业,以养成新人材”;他具体的设想是:“(一)募集十三四龄之童子三五十人,于其中选拔优良,授以极新之艺术;劣者随时斥退之。(二)不收学费。(三)修业二三年后,随时可使试演于舞台,以资练习,并补助学费。(四)课程于戏剧及技艺之外,宜注重常识及世界之变迁。
    (五)卒业后,须服务若干年。”他认为,“如此四五年办去,必见好成绩,而于营业上,亦可决操胜算;盖四五年后之剧场,决非腐败之俳优所得而左右也。”[1]如果说欧阳予倩在报刊发表这样的建议,仍只是纸上谈兵的话,那么,遇到张謇,正是他这一蓝图可以变成现实的极佳机会;同样,欧阳予倩也正为张謇所需要,不仅他的热情与理想主义精神正与张謇此时的动机合拍,而且他的身份以及经历,似乎都是伶工学社主持者的不二人选。于是,1919年5月,张謇借着欧阳予倩在上海新舞台演出的机会,专门以南通草创的西公园剧场的名义,约欧阳予倩来剧场串演数天,在这四天里除三场演出外,他们认真商议了伶工学社事宜,相谈甚欢,欧阳予倩欣然接受张謇的邀请,并决定把全家搬到南通,除了协助张謇办学以外,拟在南通居住且长期演出。
    从这年夏天始,欧阳予倩就开始全力投入伶工学社的筹办事宜,期间还特地赴朝鲜、日本考察戏剧,尤其是考察剧场及其管理制度,以为南通筹建新剧场做准备。欧阳予倩返抵南通后,马上在南通本地登报招生;而在此之前,伶工学社已经派员专门赴北京招收了30名学生,8月底新生抵达南通。因条件优越,报名者非常踊跃。学社许诺“入伶社后一切由社供给,学习四年毕业,服务二年,服务期间有津贴可得,将来如能成为名角,还能得巨额包银。”“故一般高、初小毕业或未毕业者多愿报考,报名者年岁最幼者为十岁左右,最长在三十以外。”[2](P.66)综合北京和南通两地,伶工学社首批共招收六十名学生。
    南通伶工学社的招生过程非常之顺利,而张謇找到了欧阳予倩为他主持校务,看起来双方也都很满意。然而毕竟他们的经历、目标以及思想方法有太多差距,这样的合作,几乎注定要衍生出无数争端。
    1919年9月中旬,南通伶工学社正式开学。伶工学社由张謇担任董事长,他的儿子张孝若任社长,欧阳予倩为主任兼负责教务,兼教戏剧课。
    欧阳予倩从上海等地聘请了大批教职员,其中有昆曲界的名宿,还有剧界有影响的徐半梅、吴我尊等,他们组成一个奇怪的组合,而师资的结构,正说明了这所学校教育理念的复杂性。在张謇以及南通的商绅们看来,要培养优秀的京剧演员,必须以昆曲为底子;在欧阳予倩看来,要让这些演员有新的意识,必须要让他们多学习文化课。但这并非简单的新旧剧之争,而是不同的成功范本之异。

[1] [2] [3]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戏剧论文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