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艺术论文 >> 艺术理论 >> 正文
搜索: 论文

中国古代服装发展的启示

更新时间 2011-8-13 11:29:19 点击数:

中国古代服装发展的启示
*尹志红
摘要:本文从古代的冠服制度、各代的有特点的服装,再到近现代的服装,沿着中国服装发展轨迹一路走来,探讨中国古今人们着装的真谛。阐述了简洁、舒适、美观才是人类对服装最本质的需求。
     关键词:服装艺术;冠服制度;魏晋风度;盛唐服饰;清代服饰;服饰文化从古今中外的服装发展史中,我们似乎悟到了服装发展
    的真谛,尽管这个过程或者说是轮回纵横了几千年,毕竟它终于回来了,带着崭新的面貌回来了。服装发展找回了它最本质的东西,似乎有点“梦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墨子在《墨子·闲诂十五卷》中有一段话说:“食必常饱,然后求美;衣必常暖,然后求丽;居必常安,然后求乐,为可长,行可久,先质而后文。”墨子的话表达了人类着装的本质的原因,服装的终极追求目标是为了让着装者身心舒服。
    一、中国古代服装发展的启示
    (一)中国古代服装的灵魂———冠服制度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特点,影响和决定着服饰文化的审美内涵。在东方,服装成为伦理政治的附庸,审美上偏重于伦理美中的“善”,服装则用来含蓄地表达某种“善行”观念,具有较强的象征意义。
    在中国人文哲学思想体系中,“礼”一直占据着主流地位,即将“礼”视为中心思想的人性观。故有所谓:“礼,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传统服饰制度的本质,主要是受中国哲学思想的影响而形成的,深具内在的精神的意涵。中国自古就崇尚服饰制度,故有“上国衣冠”的雅誉。“非其人不得服其服”,古代的服饰有着非常严格的规章制度,社会各阶层的服饰,从帝王到士庶都各有别,实现了“贵贱之别,望而知之”的有序、有制、有数的规范模式。
    冕服作为等级标志,其图案的清晰可辨十分重要。要使等级规定在人的直观感受中产生预定的效果,形状装饰也很重要。这两点作为重要动机构成了冕服乃至整个中国服饰的独特审美风貌。
    冕服时代,人和自然形态并不重要,等级地位却是重要的。要突出等级,除了服装的色彩和装饰外,图案的鲜明突出很重要,要做到这一点,除了图案本身要具有平面的装饰风格外,还需要把本有立体倾向的服装最大限度地转为平面造型。
    平面造型和突出画意成了中国服装的基本审美原则。冕服时代,不管人的体型如何,人的等级需要通过服装从直观上获得强烈的感受性显现,这又构成了冕服的基本审美特点。冕旒可增大面部的视觉面积。衣袖裙裳也要宽大,一举手,手就变成一个巨大的面,如果双手舞动,则为两个大面得叠加,形成宏大的气势。一行走,上体之袖、下体之裳飘动伸展开来。冕服明显地宽度于形体,服装的伸展收缩、行止动静,可以显出多种的变化。长袖善舞,宽衣善变,服饰潜在的多样性不靠形体,而靠服饰本身就可以发挥得淋漓尽致。中国服饰重垂、飘、飞的风格。大多数服装的材料用丝织品,丝的柔软、丝的轻盈,再加上传统服装重在写意的肥硕宽大,自然形成很多垂直的褶皱。这种浑然天成的褶皱,无风时像一泓秋水般明净清澈,如山溪陡然直泻,遇风则迅即飘舞舒展开来,其变幻出的曲折交叉或顺向逆转的美妙的线条,构成了无声的乐曲、有声的诗篇。“气韵生动”这一中国美学的基本原则早就包含在冕服的制作中了。整个冕服的审美风格是围绕政治等级和伦理秩序而创造产生出来的。
    中国几千年的服装发展史,就是基于冕服这种基本形态一脉相承的,它是一种“礼”的服装,不体现人体,也不束缚人体。从奴隶社会黄帝及尧舜发明了布帛制的衣裳,来教化天下,治理国家以来,直到清朝瓦解,服装的基本形制和指导思想本质没变。
    (二)大统一中的小变化———魏晋风度中国古代服装虽然在一种大的风格中传承着,但几千年的发展史中,也有稍微偏离一点主干道的。
    魏晋南北朝这个历史时期,从文化史来观察,战争的冲击带来了一个人们精神上极其自由解放并富于智慧和热情的时代,传统的价值观被粉碎,旧的文化模式崩溃,一元化的政治瓦解,出现了一种创新的色彩缤纷的多元文化场面。汉族服装也自然产生巨变,出现多种服装形式的并存和交融。
    魏晋风度是文化史上一个专有名词。魏晋人提出的“言不尽意”、“气韵生动”、“以形写神”的美学原则,长久地影响了中国艺术,“风度”在魏晋时是用来品评人物的词语,它仅仅是个人文化素质与精神状态在言谈与仪表上的反映,同时也集中体现在人生观和世界观上。魏晋风度表现在当时的服饰文化中,特点是穿宽大的衣服、跟高齿屐,熏衣剃面,傅粉施朱,保持清秀的体形,望若神仙。男子多穿着衣襟开敝,衣袖宽大的袍衫,袒胸露怀,头上加幅巾或戴小帽,力求轻松自然、随意的感觉,如名噪一时的“竹林七贤”。
    以衣裳博大为美,即所谓褒衣博带。《晋书·五行志》载:“晋夫皆冠小而衣裳博大,风流相仿,舆台成俗。”《颜氏家训》等书中也记录下那时士人均好褒衣博带、大冠高履或小冠高齿屐等服饰形象魏晋名士高冠博带,大袖衣衫,成为贵族服饰的一种风尚。不论上等官员,还是下等侍从也都服大袖衫,晋顾恺之绘的《女史箴图》中有八个舆夫,都是大袖飘飘、细纱笼巾的晋代衣冠。
    魏晋妇女则襦衣长裙,大袖翩翩,饰带层层叠叠,当风飘逸,表现出优雅和摇曳的风格,似仙女下凡,如曹植笔下的洛神的形象。洛神之风,是中国人的风采。她不仅使人产生若即若离,可望而不可及的虚幻般的美感,同时使人意识到,她的美是凭借了服饰的魔力,从而互为补充,终趋完善的。“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绝非一般俗艳女色可比,而且“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璨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不用回眸已生百媚,这就是中国服饰之妙处所在。
    (三)大统一中的小变化———奢华而开放的大唐服饰唐代在思想文化上远承魏晋南北朝的遗产,包括其中外来的非汉族文化也一同继承下来,加之政治开明,经济繁荣,社会稳定,中海外交流频繁,形成了容纳不同思想意识和文化形态的社会背景,与汉代相比,有一种宽容大度、潇洒自如的华贵气派,形成一种文化开放,包容性极强的局面,人的精神比较自由,创新意识得以发展,在这种文化主流中的服装,更是得天独厚地发挥得淋漓尽致。追求富丽而又潇洒的服饰观与极尽变化的创造力巧妙地结合在服装之中。唐代服装浓烈的民族精神和极度的开创性意识,集中地表现在女服上,除掉具有政治色彩的冠服外,女性日常生活的服装充分表达了唐代妇女的大胆开放,追求自身的美感,展现时代精神的思想观念,致使女服出现了丰富多彩雍容华贵的服饰造型。衫中最具有唐人风格的是袒胸窄袖衫,贯头式低领,胸部露出一半乳房,能充分表现女子胸部的形体美。周濆《逢邻女》“慢束裙腰半露胸”,方干《赠美子》“粉胸半掩凝晴雪”等诗句,表明了秦汉以来儒家礼教中对妇女的桎梏被打破,是中国封建社会妇女第一次在自由地空气中塑造自我形象的重要标志。
    隋末唐初始至盛唐时期,妇女着男装或胡服是封建社会兴盛时期服装的一大特点,究其原因,一是社会空气的开放,女性着装的自由度很大,二是受西北少数民族及波斯服装的影响,三是妇女猎奇心理和趋同求异的服装规律的内在作用,唐代女子骑马之风很盛行,尤其宫廷仕宦女子竞相骑马为乐。
    《开元天宝遗事》载:“都人士女,正月半乘车骑马,于郊外之中开探春之宴。”女子骑马的不同装束,在不同时期略有变化,但大都以胡服为尚。唐初时,武则天时流行帏帽,再后则是胡帽风行。唐代女子对新奇的东西有一种极大的热情,在服饰上追求变化与创新,能大胆地穿戴男装和胡服类充分表现自我。
    同时又在发髻和面状上花样翻新,争艳斗奇,把一个大唐社会装扮得艳丽无比。唐代女服是封建社会划时代的文化现象,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相对于大唐色彩浓烈、开放的文化,宋代文化则是一种相对收敛,

[1] [2]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艺术理论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