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英语论文 >> 英美文学 >> 正文
搜索: 论文

《我弥留之际》中达尔心理风格的语言体现

更新时间 2009-10-1 12:47:27 点击数:

《我弥留之际》中达尔心理风格的语言体现
胡碧晖
福州大学外国语学院,福建福州350108)

摘要: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的小说《我弥留之际》采用内心独白的叙述手法,表现各个人物不同的思维方式。小说中主要人物迭尔内心独白中的词语受到独白者个性的制约而选择恰当的词语,以刻画人物的性格特征和体现人物的心理风格;句式结构的选择与叙述者个性相应,采用了长短适中的语句,恰当地反映人物的心理认知风格,并巧妙地为小说的主题服务;修辞上比喻和矛盾修饰手法的运用也充分体现了达尔孤立的叙述意识和独特的心理认知风格。论文发表 www.lwkoo.cn毕业论文

关键词:内心独白;心理风格;词语;句法;修辞

《我弥留之际》(As I Lay Dying)出版于1930年,是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自《喧哗与骚动》之后的又一杰作。小说的主题是借艾迪和达尔(Dad)这两个人物的消亡,描写本德伦(Bundren)家受杰弗生镇上层贵族思想影响的家庭旧秩序灭亡的过程,表明了美国南方旧贵族对普通群众影响力的消失,揭示了下层人民孤独的精神状态和坚强的忍受力。内心独自是该小说中用来体现人物心理认知风格的一个重要手段。本文以小说中本德伦家庭人物达尔的独自为例,探讨福克纳如何通过达尔内心独自词语、句法、修辞等层面上的语言特点充分体现达尔孤立的叙述意识和独特的心理认知风格,以刻画人物的性格特征,揭示小说的主题。

一、心理风格和内心独自
心理风格(mind style)这一术语由福勒(Fowl—er,1977)首创。⋯从广义上说,是指作者本人对事件的理性认识。从狭义上看,专指小说中“个人心理”(individual mind style)的语言体现,可分为人物的心理风格、叙述者的心理风格或隐含作者的心理风格等。心理风格也称为心理认知风格。本文关注的焦点是人物的心理风格。

人物的心理风格可以通过内心独白这一意识表现模式加以体现。内心独自这一叙事模式有三种人称机制,即第一人称、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在第一人称小说中,如塞林格的《麦田的守望者》中人物和叙述者的心理风格融为一体。在第二人称小说中,如布托尔在《变》中,展示了主人公台尔蒙的意识在自审中觉醒的过程。而在第三人称小说中,以亨利•詹姆斯的作品为例,詹姆斯在《专使》中,集中通过主要人物兰伯特•斯彻特(LambertStrether)的复杂感觉和观察来描述事件,采用比较传统的叙述报导手法。本文探讨的主要是第一人称内心独白的语言特点如何展示人物的心理认知风格。

独自是戏剧中一个公认的表达方式,即一个人物在舞台上通过独白直接向观众倾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独白反映了人们“出声思维”(thinkingaloud)的现象,具有许多功能,因而成为一种有效的戏剧手段。然而,随着戏剧的衰落,独自的广泛应用也渐渐地衰落。但是,作为思想表达的重要手段,独白被移植到小说中并形成一种惯例,形式上与直接引语一致,但具有直接思想那种自言自语的特点。¨,

独自是小说(特别是意识流小说)中用来展现人物内心意识的重要手段。内心独自的运用不仅能够体现小说中不同人物不同的心理状态和语言特色,更能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探索人物的意识与潜意识动机,借此塑造人物的性格特征。

内心独白的思想表达方式有直接思想、自由直接思想、间接思想、自由间接思想及思想行为的叙述体这五种形式(但小说人物思想的表达方式及其文体功能不是本文所探讨的重点)。其中,自由直接思想作为一种20世纪的小说手法,在内心独自中的运用尤其普遍。在自由直接思想中,言语化了的人物思想得到了直接汇报。它采用的主要是第一人称代词形式,时态和指示词趋于现在性,没有引导小旬和引语的书写符号,没有叙述者出现的任何迹象。其文体试图通过语言中词语、句法、修辞等层面上的特点来展示人物的思想过程或思维迅速的连续,从而体现人物不同的心理认知风格。

由于心理风格从狭义上看专指小说中人物心理的语言体现,在第一人称小说中,内心独自又是表现人物心理风格的重要手段,因此,内心独自中不同语言表达形式的选择将影响人物不同心理风格的体现。无论是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人物心理风格特点都可以体现在内心独白的词语、句法、修辞等层面上的语言特征中。“心理风格这个术语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人们对于现实世界的认识是不相同的,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受所使用语言的控制。”[3】

小说《我弥留之际》共有59节独白,其中有58节采用了第一人称叙述,只有1节即第57节达尔的独白采用了第三人称叙述。内心独自的叙述形式是作者用来展示小说中人物心理认知风格的重要手段。独白中的选词及句子结构的变化都与叙述者的身份和个性相适应,以刻画人物的性格特征,反映人物的叙述意识,揭示小说的主题。为了更充分地展示人物的心理认知风格,独自中还采用了比喻、矛盾修饰等修辞手法。

《我弥留之际》中主要人物达尔属于西方文学里那种“疯子一先知”的典型。整部小说由15个人物进行的共59节独白中,达尔讲述的19个部分多处内心独白语句纠结,长句蔓生。达尔是本德伦家庭农妇艾迪的次子,是个孤独、爱思考的人。他总是在分析、评论周围的人物,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和独特的思考力。他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常常是复杂纠结的,而且经常趋向于抽象思维。由于能看透别人的隐私,他受到了来自各方的冷眼与憎厌。艾迪死后,他的存在成了家族其他成员建立家族新秩序的障碍,终于被出卖抓进疯人院。为了反映这样一个与环境格格不入的人物性格特征及其心理认知风格,福克纳选用抽象、富有哲学性的语言,并采用与达尔心理风格相适应的长短适中的语句,和恰当的修辞相结合,贴切、真实地表达了达尔不同阶段的思维过程和心理活动。以下从达尔内心独白词语、句法、修辞三个层面上的语言特点来分析达尔心理风格的语言体现。

二、达尔心理风格在词语层面上的体现
英语词汇具有鲜明的文体色彩,可分为标准语与非标准语、区域语、方言;正式语与非正式语;书面语、普通词或口语词;高雅语、中性语或粗俗语;褒义词、中性词或贬义词等。而那些没有文体色彩的词语则属于词汇中的“共核”成分。

不同的词语选择能产生不同的文体效果,而相同词语的反复重现也具有一定的文体功能。小说中作者有意识地反复使用关键的词语,能起到强调、加强语气和感情的作用,产生突出的效果。

在以内心独自为人物意识表现模式的小说中,作者的选词受到人物即独白者个性的制约,因独白者的不同而选择恰当的词语,以表现人物的不同身份,刻画人物的性格特征和体现人物的心理风格。

《我弥留之际》中,在主要人物达尔的19节内心独白里,福克纳选用与达尔个性相适应的词语以体现达尔孤立的叙述意识和独特的心理认知风格,从而揭示小说的主题。如:

达尔经常就人存在的本质进行思考。一次,当他雨夜在外借宿时,陌生的环境引发了他的深思:

例1:And when you are emptied for sleep youare not.And when you are filled with sleep,younever.I don’t knoW what I am.I don’t know if Iam or not.Jewel knows who he is,because he doesnot know that he does not know whether he iS or not.He cannot empty himself for sleep because he is notwhat he is and he is what he is not.【4 J

这段独白词语层面上的突出特点是,在段落中表示存在和生存含义的“be”动词与不同人称搭配使用时肯定和否定形式的交替使用及反复出现,如“am”和“(am)not”,“he is”和“he is not”o“know”的否定形式出现4次;表达“empty oneselffor sleep”这一概念的肯定及否定形式各出现一次。这些表达起强调的作用,突出了达尔孤独的精神状态和对什么是人存在的本质感到万分茫然的思绪。在达尔的意识中,人在准备入睡时并不处于生存的状态,而在睡意很浓时人根本就不存在。达尔不知道自己是生存着还是毁灭了,他没能看到自己所能触知的最真实的存在,因而对人“生存还是毁灭”这个问题感到疑惑不解。

该段独白词语层面上的另一个特点是人称代词的使用。在第一、二两旬共19个词中,第二人称代词“you”出现了四次;在第三、四两句共14个词中,第一人称代词“I”也出现了四次;在最后两句共40个词中,第三人称代词“he”出现了9次。在由73个词组成的四句话中,三个不同的人称代词共出现了17次,强调在虚无主义的思想意识中,达尔认为无论站在谁的立场上,都无法确定什么是人存在的本质。

达尔关于存在和虚无这两个概念所作的超自然的、先验的反映和思考还可以从小说第46节达尔的独白中找到答案,如:

例2:How do our lives ravel out into the no—wind,no—sound,the weary gestures wearily recapitulant;echoes of old compulsions with no——hand onno—strings:in sunset we fall into furious attitudes,dead gestures of doHs.[5】

这段独白只由一句话构成。其特点是在冒号前面由23个词(从文体上说多属于文雅抽象的词汇如:ravel,weary,recapitulant和echoes等)组成的设问句“How⋯no—strings”中,使用了由“no”构成的4个复合名词:no—wind,no•sound。no—head和no—strings。形容词“weary”及其副词“weari—”各出现一次。这些都强调了达尔浓厚的虚无主义思想。在他的思维里,人的生命是虚无的,人活着总是感觉疲惫;生命总会悄然化为一些“无风”、“无声”、“疲惫地”重复着的“疲惫的”姿态;化为“没有手”在“没有弦”上拨动的古老的振响的回声。这段话冒号后面的句子是前面设问句的回答,起到解释、补充说明前文的作用,描绘了人生命的终结即:夕阳西下时人们凝成了狂怒的姿态,玩偶们的僵死的姿态。

达尔是一个沉思冥想者。他试图重构新的自我,但他的言辞是虚无的象征。在以上两段独白中,达尔充满辨证的逻辑思维过程及对生命充满忧郁和意气消沉的感知限制在相互排除的“存在与不存在”,“有和无”这两对概念范畴之内,他的心理认知风格——即他对世界的独特感受,通过其内心独白词语层面上的特征得以充分的体现。

达尔独白中的词语特点还体现了他孤立的叙述意识及其最后一次独白中所展示的不同于常人的“疯子”式的心理风格。在本德伦一家前往杰弗生镇十天的旅程中,达尔的行动、思想、知觉和情感的反应都限制在封闭的空间中,导致了他与周围人们甚至与自己彻底疏远的悲剧。在他进行的最后一次独白中,达尔用语言来表现自己对自己的彻底疏远,如:

例3:“What are you laughing at?”⋯“Yes yes yes yes yes.”⋯the state’S money had a face to each backsideand a backside to each face,and⋯A nickel has awoman on one side and a buffalo on the other;twofaces and no back.⋯“Is that why you are laugh—ing,Dad?’’“Yes yes yes yes yes yes.”Dad is our bro山er.our brother Dad.Ourbrother Dad in a cage in Jackson where,his grimedhands lying light in the quiet interstices,looking outhe foams.“Yes yes yes yes yes yes yes yes.”[6]

以上是达尔在去杰克逊的火车上,精神已经麻木,处于万分茫然和困惑状态下的内心独自。不同于达尔前面以第一人称进行的18次独自的是,达尔这最后一次即第19次独白以第三人称的形式来表现。从语篇的结构上看,这一节选的片段由达尔的叙述和达尔自己与自己的对话组成。在这个片段中,不管是叙述部分还是对话部分,语言都较为简略,所用的词大多是些普通小词、中性词,符合达尔此刻不同于常人的“疯子”的心理风格。从词汇上看,作为这个片段独白者的达尔因为精神处于崩溃状态,思维已经混乱而又麻木,所以他的语言较为简洁。在他所用的95个词语中,有78个属于单音节词,15个属于双音节词,只有两个(“bu髓10”和“interstices”)是超过两个音节的多音节词。达尔麻木的思维还体现在词汇的反复重现上。在把自己当成别人发出质问所进行的自问自答的对话里,达尔第一个答句中答非所问的五个重复的“yes”,第二个答句中六个重复的“yes”以及第三个答句中八个重复的“yes”强调了达尔麻木而又不平静的心境。叙述部分重复三次的“our brother”表明达尔潜意识中希望得到自己兄妹们的理解和同情。另外,他还把两种五分的硬币混为一种,把背面是野牛的那种正面应是印第安人的头像当成了自由女神的头像(“A nickelhas a woman on one side and a buffalo on the oth—er”),表明其思维的极度混乱。

达尔的最后一次独自表明,当本德伦一家其他成员都从艾迪出殡中获利,又回到家庭安逸之中时,他却走向一个家庭安逸全然被剥夺的地方。达尔最终栖身的疯人院没能让他摆脱精神困境、求得心境的平静,却让已受困扰的他心情变得更不稳定,愈加不得安宁。以上这一片段中,达尔不同于常人的“疯子”式的心理风格通过其独自中语句较为简洁的语言表达和词义极为简单的词语重复得到最好的体现。

三、达尔心理风格在句法层面上的体现
从句法层面上看,在文学作品中,句法结构的巧妙安排,是作家们揭示主题、刻画人物、或追求某种艺术效果的主要手段之一。熟悉美国文学的读者都知道,福克纳的语言风格以繁冗著称,当然也有其简洁明快的一面。无论是繁冗还是简洁,句法结构的安排都与人物形象塑造、人物心理风格的体现及小说所表现的主题结构融为一体。英语句子按其结构分为简单句、并列句、复合句三类,但就其长度来说,简单句并非都很短,而复合句也并非都很长。句子的长度是构成文体特征的一个重要因素。长句结构复杂,容量大,可以表达复杂的思想,形式上显得庄重严肃。在文学作品中,长句能够以曲折的结构来表达复杂的概念,因此常用来描述人物曲折的思维过程和复杂的心理活动。短句是一种常用技巧,它具有直接、清楚、有力、明快等特点,用来强调或突出所陈述的事实或所表达的概念。

从句子成分的排列上看,结构相同、意义并重、语气一致的词组或句子排列构成的排比句可以加强语义,造成一种突出的效果。而结构匀称对齐,意义相反的词语互相衬托所构成的对偶可以增强语言的鲜明性,起到加强语义的作用。

在以内心独白为主要叙述手段的小说中,句子结构的选择与人物心理风格的体现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我弥留之际》达尔的19节独自中,福克纳采用与达尔心理风格相适应的长短适中的语句,贴切和真实地表达了达尔不同阶段的思维过程和心理活动。如:

[1] [2] [3]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英美文学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