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英语论文 >> 学术英语 >> 正文
搜索: 论文

大学英语教学毕业论文:大学英语教学中的文体意识

更新时间 2010-5-4 12:27:42 点击数:

    大学英语教学中的文体意识
吴晓妹(南京政治学院,江苏南京210003)
摘要:大学英语教学注重培养学生运用英语进行交际的能力,而交际能力中一个不可忽视的方面是在语言表达时使用恰当的文体。本文以大学英语教学实例中出现的人物对话为基础,分析正式文体与非正式文体的使用及各自的语言特点和表达效果,探讨如何在教学中培养学生在英语交际时的文体意识,提高学生运用英语进行交际的能力。
    关键词:交际;文体;文体意识
语言教学的最终目的是把语言知识转化为语言能力。大学外语教师在教学实践中既要注重提高学生的语言知识,更要在此基础上注意培养学生在交际中运用语言进行交际的能力。交际能力的培养涉及的面很广,其中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是要注意在语言表达时使用恰当的文体。
    文体是文体学研究的领域。别林斯基曾经说过:语法学教人正确地说话、写文章,而文体学教人把话说好、把文章写好。斯威夫特对文体的定义广为人知:在恰当的地方使用恰当的词,这就是文体的真实定义(Properwords in proper places make the true definition of style)。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文贵得体”。了解几种主要文体的语言特点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要听、要读的内容,还能帮助我们逐渐学会在恰当的场合使用恰当的语言。
    在教学中适当传授一些文体方面的知识,帮助学生辨别和掌握几种常见的文体,不仅可以使学生更好地理解所学内容,还会让他们知道,文体与语言使用的场合要相适合。
    一般来说,人们对于本民族语言的文体差别是极为敏感的,如果听到一个人在非常正式的场合(如大会发言、公众演讲等)用了一个俚俗的句子甚至只是一个俚俗的词,都能立刻觉察出来。但对外语的文体差别,如果没有长期的接触,往往缺乏这种敏感性。尤其是学生在使用外语的时候,往往既不能充分领会对方的意图,也不能恰当地表达自己的思想。他们常常不管什么场合,不管交际对象是什么人,都只会使用一种文体,或者在应该使用正式文体的时候使用了非正式文体,在应该使用非正式文体的场合却使用了正式文体,甚至在正式文体中夹杂了明显属于非正式文体的词汇、短语或句子。
    一个使用英语作为本族语的人也许会告诉我们,当和他说话的人在一个很随便的场合使用了非常正式的文体,他会不自觉地感受到伤害而生气,因为这种说话方式使他感到对方不够友好,人为地拉开了交际双方的距离。同样,当一个人在正式场合使用了非正式的文体,他也会感到不舒服,感到这个人不够严肃,比较粗俗,修养较差。
    为了帮助学生在英语的实际运用中不出洋相,言而得体,我们必须让他们知道,使用语言不仅要求正确,还要求得体,知道在不同的语境选用不同的文体。语境涉及交际双方之间的关系亲疏程度及各自的身份与地位、交际的内容与方式、交际的目的和场合等,不同的交际环境,不同的交际方式、内容、对象和目的,要求我们使用不同的文体。
    下面,我们就以《大学英语精读》(第三版)第一册第七单元课文The Sampler一文中出现的人物对话为例,来分析一下正式文体与非正式文体在口语中的使用以及各自的语言特点和表达效果。首先,我们先来看看该文中的女店员向“我”介绍有一位老年人时常光顾本店并免费品尝布丁时说的一段话:“Now there’s one old gentleman,for instance....Well.Let him come if he wants it,and welcome to it.Andwhat’s more,I hope there are a lot more stores where he can go and get his share.He looks as if he needed it allright,and I suppose they can afford it”(董亚芬2006:155-156).
在这段话里,女店员用了“well”,“now”这样表示语气过渡的补空词和“there’s”这样的缩写,词并多次使用“and”这样的并列连接词,还用了“I hope”、“I suppose”来表述自己的观点。这样的句子处理方式表明,女店员在这儿使用的是非正式的口语体。
    正在这时,刚刚提及的老人来了,女店员接着对“我”低声介绍:“Why,that’s the very gentleman I’ve been telling you about.Just watch him now.”然后,转向老人:“Wouldyou like to sample them,sir?Here’s a spoon for you to use”(董亚芬2006:156).
值得注意的是,店员跟“我”说话时又用了补空词“why”和缩写词“that’s”、“I’ve”和祈使句“Just watch himnow”,使用的仍然是非正式的口语体,而转过身对老人讲话时则用了“Would you like to...”这样非常客气、礼貌的形式,还称其为“sir”,使用的是比较正式的口语体,以表示店员对顾客应有的礼貌、热情与尊重。
    后来,“我”在同情心的驱使下,不假思索迎上前去,对老人说了这番话:“Pardon me,sir,will you do me a favor?Let me purchase you one of these puddings.It would give me suchpleasure”(董亚芬2006:156).
单就语言来看,“我”使用的是比较正式的口语体,如:“pardon me”、“do me a favor”、“give me such plea-sure”等短语和“purchase(=buy)”、“would”这样的词及称呼语“sir”,这些都是正式场合的用词,显得彬彬有礼,与我想帮助老人的本意和目的似乎并无冲突。但是,“我”却疏忽了语境中非常重要的几个方面:“我”与老人之间的关系(互不相识的陌生人)、老人的身份与心态(也许曾拥有地位和财富,虽然现在不再富有,但不失尊严)以及当时特定的场合(商店这个公共场所)。因此,“我”的话是不得体的,致使老人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老人这样回答:“Excuse me,I do not believe I have the pleasure of knowing you.Undoubtedly you have mistaken me for some-one else”(董亚芬2006:156-157).
老人使用的可以说是最正式的口语体了。这是一种雅致讲究,经过精心推敲的文体,一般只适用于非常重要的场合与事件。象“I do not believe I have the pleasure of knowing you”这样庄重的句子,往往只出现在正式的文体中,如果在非正式文体中要表达同样的意思,只要直截了当地说“I don’t think I know you”。老人之所以选用这样的文字,目的是表明自己受过良好的教育,更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和人格不受侵犯,同时也让“我”明白,他拒“我”于千里之外。接着,为了进一步保护自己的尊严,老人不得不断然作出决定,买下了他本无意买、以他的经济实力也不见得买得起的“最大最贵”的布丁,并用正式的语言大声对女店员说:“Kindly pack me up this one here.I will take it with me.”(董亚芬2006:157)。此处的“kindly”意思相当于“please”,常用于正式口语体(Procter,1995)。
    由于“我”言语的不得体,“我”的好意非但没有被老人接受,相反导致了这种与“我”的本意完全相反的结果,因此,“我”非常懊悔:How I longed for the power to unsay my tactless words(多么希望能够收回那些不得体的话!)(董亚芬2006:157)。

[1] [2]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学术英语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