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文学论文 >> 现当代文学 >> 正文
搜索: 论文

论《狼图腾》小说文本的构成模式

更新时间 2011-12-30 16:28:20 点击数:

   《狼图腾》是近年来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中一部倍受注目的长篇小说。作品与其说实现了“社会学”的意义,不如说实现了文化学的意义。可以当之无愧地说,作品是新世纪以来文学精品。亚洲首富李嘉诚用两个晚上读完了《狼图腾》,“通过这本书对狼有了一种新的认识”。①这部厚重的50万言大书也曾引起“海尔”总裁张瑞敏的浓厚兴趣,在飞往欧洲的旅途中他一口气读完了它,认为“狼的许多难以置信的战法”在商战中“很值得借鉴,,@姜戎的《狼图腾》文本构成模式是把自然生态看做是一个独立有序的自足体,它描述的是狼的自然背景,社会现实,作家的心理过程,是以接受者对自然的生态的接受与反映为出发点所建构的文学文本,这其中有读者接受和审美体验。
    生态小说《狼图腾》在范式上是生态学与文艺学的一种结合,是运用生态学的理论与方法去创作的文学作品。
    生态学概念尽管是1866年由德国生物学家海克尔最早提出的,但生态学的成熟发展却是20世纪中期以后的事情。也就是说,只有在“后现代”经济和文化语境中,环境问题日益突出,由此引发的理论论题日益尖锐,才促使形成现代生态学。现代生态学大体在20世纪60一70年代第一次环境革命中得到丰富充实,而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第二次环境革命中得到进一步发展。现代生态学同传统生态学相比,其重要特点在于超越了纯粹自然科学研究的范围,成为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结合,不仅以自然科学的实证研究为基础,而且形成自身具有普遍世界观价值的理论观点。这种理论观点的核心就是生态系统整体性。
    运用生态系统整体性观点观察和理解现实世界,就是生态学方法。
    现代生态学抵制“人类中心主义”,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反对自然离开人就不具有价值的传统观点,认为自然本身具有自己独立的“内在价值”,不赞成盲目的经济效益论和科技决定论。这种新型的世界观代表了生态精神时代的本质。这种现代生态学的发展,势必为生态小说创作提供大量的理论营养。而小说《狼图腾》作品中的自然特性也与现代生态学的系统整体观相吻合。对狼的结构在《狼图腾》中是用浓墨重彩进行描绘的。在情节和结构设计上,小说恰到好处地迎合着不同故事。比如说,小狼的故事是这书中唯一完整的人间故事,它的线形结构就成为悲剧情节发展的主要线索;而在生态小说的意义上,其结构不能不是网状的,与自然生态的结构正相吻合。可以说,仿生态的网状结构贯穿在整部作品中,成为基础性结构。它通过四季循环向草原伸展,既是无垠时空的自然的象征,也是万物生灵现实的生存环境。在这样的结构中,“社会全面退隐,“自然”以的身份进人前台—这于人类审美活动有什么关系么?当人类赖以生存的时空环境发生了质的变化,审美意识不会无动于衷,人类的审美趣味也一定会发生这样或那样的变化。
    人的生存环境在现实中其实非常具体。所谓空间,就是房屋、家园或国家……通常是有边界的,有非常鲜明的“社会”内涵;而所谓时间,可以用年月日精确地表示出来,反射出特定的时代风尚,因而具有“历史”意义。可是,在《狼图腾》中,人的社会生活和家庭关系残缺不全,其空间不再是一个封闭的场景,而是开放的大自然(草原);生存其间的不仅有人,还有无数生灵。它的时间也跳出了编年史的线性叙事模式,只在“四季”的意义上循环延伸。书中没有出现一个具体的年代,只有日落日出、四季更迭、周而复始……万物生灵,无一不在大自然的大时空中,依照自然逻辑生死续接,无止无终—其最突出的特点是循环:它让草原成为托举万物的平台,让四季承载起无限的时间循环,通过严苛甚至是严酷的生物链,将所有生灵(包括人和狼)串连在一起,无一例外。其间那许许多多小故事中的小生灵们,全都具有和狼和人一样的生存价值,承载着一个个不同的生命历程,在四季循环的草原上逐次展开。
    书中,四季是时间的主要载体,线性式样;却不同于人间的编年史,它没有指向,没有进步或退步的含义,在循环的意义上自我结构成“圆”,由此形成无数个自在的“面”,以表现大自然在时空意义上的无限张力。整部小说从冬季开始,在天体循环周期的意义上完成了完整的“一年”之后,又在冬季结束—从冬到冬,寓意待解,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阐释:一是借助自然界的重复循环表现时间的永恒—这本身就是寓意,抑或是在向野心勃勃的人类展示大自然不可被征服的永恒的力量;另一个方向上的寓意更加耐人琢磨,从冬天到冬天,不仅是一个循环,更是一个对照。故事开始的那个冬天,我们看到的是元自然生存状态中的草原面貌;“方圆二三十里地,是一片面积的迎风山地草场。草高株密质优,狂风吹不倒,大雪盖不住……(黄羊)一到这儿就像遇到了冬季里的绿洲,被绿草香气所迷倒,再也不肯转场。……(草原)弥散着这比深秋更沉重的凄凉,露出雪面的每一根飘摇的草尖上,都透出苍老衰败的气息……枪下残存的候鸟们飞走了,曾经勇猛喧嚣,神出鬼没的狼群已一去不再复返,凄清寂静单调的草原更加了无生气。”时间还是那样周而复始地循环着,草原却永远改变了模样。
    《狼图腾》的基本结构与这个自然的生态体系丝丝相扣。书中万物生灵(包括草原人)依照四季变迁、日出日落、风霜雨雪……不同场景,依次出场,在有序的时空中展示各自的生命力,不遗余力。书中有不少篇幅描写狼群围猎黄羊的场景,我们最初见识草原狼的英勇威武,就是在群狼对黄羊的作战中:“狼来了卜·…撑得已跑不动的黄羊,惊吓得东倒西歪。速度是黄羊抗击狼群的主要武器,一旦丧失了速度,黄羊群几乎就是一群绵羊或一堆羊肉。”草原人知道,“黄羊成了灾,就比狼群更可怕。草原上不光有白灾、黑灾、还有黄灾。黄灾一来,黄羊就跟吃人一个样。”可是,陈阵还是亲眼看见毕利格老人把“祸害”黄羊放走了,因为“黄羊”能把狼群引开,狼去抓黄羊了,牛羊马的损失就少了。黄羊也是牧民的一大笔副业收人,好多蒙古人是靠打黄羊支蒙古包,娶女人,生小孩儿的。书中的草原逻辑并不等同于自然逻辑,它不完全听任自然的摆布,而是人类对自然的理性认识和顺应自然规律的自觉行动。
    《狼图腾》刻意突出草原的魅力,在史学意义上有失公道,在人类学领域却不无了牛‘常贰零壹壹年第伍期道理。“因为直到今天,‘草原’毕竟还是一个可以直接通向‘自然’的词汇,而‘农业’或‘耕地’都已经明确指向‘文明’,成为与自然对应时立的概念”③。而《狼图腾》书中的暴力场景多半出自生存本能,表现出万物生灵对自然的忠实和J咯守。那些脍炙人口的小故事中的小主人公们,一边以它们顽强的生命力展示元自然生存的活力,一边以它们的不得不死,表现着有生有死、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草原的严冬将消灭大部分瘦狼、老狼、病狼和伤狼。所以蚊群必须抓紧这个生长的短季,拼命抽血,竭尽抢救自己生命而疯狂攻击;而狼群,更得以命拼食,为自己越冬以及度过来年春荒而血战。”在这里,没有唯一的主体或主人,只有互为储存的大循环;没有不死的生灵,只有铁律的自然逻辑永不消亡。生物链结构成一张无限伸延的大网,不仅冲破了书写语言本身的线形走向,也打破了书中由“四季”结构起来的线性时间模式,让原本是平面的草原站立起来,立体化了,呈现出多维空间形式,即所谓“生态体系”。“生态”进人审美领域被看做是后现代现象,它不会因为“后”的终结而终结,相反,后时代是它的起点。后现代思潮是孕育生态意识的理想温床。但很显然,《狼图腾》的作者未必是在迎合“欧美生态文学”浪潮,④与其说他在做文学的或文化的思考,毋宁说是出于社会的和政治的人文关怀。
    《狼图腾》承载着被希特命名“人的使命”,凌驾于自然万物之止,用毕利格老人的话说,“替天行道,为草原行善”。它冲破了任何文本的形式结构,在精神层面上任意翱翔,肆元忌惮;所到之处,无不是“异位”乃至“越位”的,身体力行地呼应着“有意义的结构”这一美学理想。
    “有意义的结构”是结构主义美学家戈德曼(L。GOLDMANN)的发现。⑤他从卢卡契那里吸收了“总体性”这一重要范畴,认为“有意义的结构”来自阶级,集团或民族等具有“集体意识”的世界观,是超越“个人主体”得以进入历史的一种方式。它有一个重要特征,即“整个作品处在一个从部分到整体和整体到部分的不断循环过程中”,作家的创作活动不过是在“制造一个由其思想、情感和行为组成的有意义的连续结构”,而整个“作品就是一个有意义的结构”。如此看《狼图腾》,像是一部“有意义给结构”的示范读本;它的创作初衷出自与民族相关的“集体意义”,它的每一部分无不联系着整体性的草原逻辑,书中那些性质不同的结构因此都有了自己的归性属,在“有意义的”名分下分别通往不同寓意的不同方向,在阅读的审美过程中发挥了不同的作用。

返回栏目页:现当代文学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