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文化论文 >> 文化研究 >> 正文
搜索: 论文

生之意志的最后温存——论岜沙苗寨的生命教育

更新时间 2011-3-14 13:07:25 点击数:

    生之意志的最后温存———论岜沙苗寨的生命教育
陈发政 元晓雁 倪进春①(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 贵州 贵阳 550001)内容提要:在地球某个角落,生活在林荫中的一群人用他们的行动和习俗演绎着对神的虔诚,对祖先的眷念及对生命的特殊理解。他们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枪族部落,大树的民族。他们过着大部分中国人所向往的桃源生活,享受着现代人已久违的那份清淡与宁静。这就是至今仍信仰着人树同体的贵州从江县岜沙苗人。
     关键词:岜沙苗寨 神树崇拜 生命 教育
    中图分类号: I2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000-8705(2011)01-97-101
    岜沙,这个渐为世人所熟知的地方,与生命的关系越来越明朗起来。走进岜沙,随处可以看到岜沙人在用他们的行动阐释着对生命的理解。从他们的着装到千古传承而来的文化信仰,岜沙苗人用一独特视角通透对生命的敬仰。这个号称为“大树民族”、“中国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苗人几千年来与树休戚与共,和谐相处,给世人展现生命的轮回,上了人与自然完美融洽的精彩一课。在这物欲横流,对自然大肆索取,造成环境极度破坏,全球变暖的今天,对于生活在车水马龙,灯红酒绿,整天穿梭于高楼耸立间的现代都市人,他们习惯忘记了自己,忘记了生之意志,忘记了生命的流程,纯然一副行尸走肉,一件活动的机器,在疲乏和忙碌间结束一天又一天生命旅程。而相比之下,岜沙苗人以“酒养身,歌养心”的方式诗意般地生活着,他们并不富裕,仅为吃饱穿暖,但他们却很幸福,他们快乐着。岜沙人善待环境,用他们顶礼膜拜的信仰去呵护他们身边的树,从而塑造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岜沙人的对树的生命意识,天人合一的树葬文化在不断开启着我们,使得我们有必要做一番探讨。
    一、灵魂不朽的树葬文化及神树信仰
岜沙,苗语的意思为草木繁多的地方。进入岜沙,整个林荫密布,如同进入原始森林,上百年的大树随处可见。岜沙苗寨由五个自然村寨组成,各自坐落而又彼此相距不远,远远望去全被树荫包裹,但能瞧见村落的大致轮廓。岜沙方圆几公里皆是茂密的森林覆盖,虽然321国道穿寨而过,如此方便的交通并未影响树木的留存。这得益于岜沙人的树葬文化和神树崇拜。
    崇拜作为原始思维历来已古,人类早期的先民在生产生活相对较低的情况下,自然会产生对生活中某些畏惧的或在其生产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事物产生崇拜,逐渐就形成了原始宗教和信仰观念。自然崇拜·97·生之意志的最后温存①三位作者系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2009级课程与教学论专业研究生。
    注:本文为贵州师范大学学生科研重点项目研究成果。
    拜等。植物崇拜中的树崇拜是较为常见的一种,世界各地有许多民族都有树神崇拜的现象,如至今尚存的巴西汤巴多山区西北部的阿鲁阿那部落的印第安人,把一种杂交罗望子树作为神树崇拜已有400多年的历史,原因是这种树的果实能使他们长寿。与这种功利崇拜不同的是我国巴蜀地区羌族人以松树为神树来加以崇拜,他们崇拜的目的是祈求神树保佑“庄稼丰收,人畜兴旺”。岜沙苗人的树神崇拜近似羌族人,但微殊的是岜沙人在祈求中还多了消灾降福,教育孩子的内容。特别是教育孩子一项很值得窥探,岜沙在政府修建学校以前没有专门的教育形式,孩子全权由父辈教育,当遇到家里又不孝、忤逆之子时,做父母的会把孩子带到神树下,一边献上供品一边祷告神树要求为其教养孩子成人,希望像神树样坚忍不拔,刚正不阿。岜沙苗人崇拜的神树都为香樟树,他们又称其为生命树或消灾树等等,反正把香樟树看成万能的神,以求得一方安宁。
    对于岜沙人来说,神树树龄越高其神力就越大,并不是每棵树都为神树,他们往往是把年轮最大的一两棵作为神树供奉,每个小寨都各司本寨的神树。岜沙苗人对神树很虔诚,他们把神树与生命,与祖先等同看待。在岜沙有这样一个故事,为了感谢伟大领袖毛主席,他们把寨中一棵上千年的大神树砍倒献给修建毛主席纪念堂之用,神树出寨当天全村老小在路边长跪不起,为此政府特地在神树的原址上修建了神树亭,以供寨人供奉。供奉神树主要在专门祭拜神树的节日和其他节日期间举行,如农历每月的初一、十五要祭大树,行大礼(这是专门的祭树日子),其次就是各家有喜事或需消灾祛祸时都要去祭拜。
    “生时种一棵树,死后种一棵树”是岜沙苗寨饱含哲理的树葬文化,这种葬俗以它独特的生与死的文化内涵而扬名中外。岜沙人敬树、爱树的生命理念从他们的生葬礼俗可见一斑,岜沙苗寨中出生一名小孩,在他刚出生时就要为其种上一棵树,这棵树从此伴他成长,并在小孩成长过程中时时对树进行监护,保证树的茁壮生长。待小孩逐渐长大,不断变老,有朝一日死亡之时,伴他一生的树也已成材,便砍倒此树制成简易棺材,就在此树原址掘出一个坑,放入棺材,再用竹条捆绑尸体放进棺材,合上盖后用泥土填平再重新植上一棵树。从此以后,岜沙人认为死者灵魂便已附着于这棵树,人即是树,树即是人。死后没有坟墓,亦无墓碑,唯有充满生命活力的树,后人祭扫也不过一代。所以,在岜沙人看来生长于他们身边的树木都是一个个的生灵,而不仅仅只是树。
    从岜沙人的意识形态中可以想象,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树能活成百上千年,代表着无限,通过这一葬俗使人树对接,树的无限性光照人的有限性,使人的灵魂附着于树之中便可达到永生,从而解除对死亡的恐惧。通过这一形式,也可实现与祖先的对话,他们认为每一个死者并没有“死”,只是“活着”的方式不同而已,每一个逝去的人都在照看着还活着的人,所以岜沙人必须也有责任呵护这块生于斯而养于斯的大树荫庇,呵护这片让他们得以躲过灾难并延存至今而又附着祖先灵魂的森林,他们义无反顾并世代相传。
    二、怀揣原始思维的生命理解
    1.岜沙神树崇拜的原始探源
岜沙人自称是九黎部落的一个分支。由当初在中原战败一路南来,人马所剩无几,眼看被各民族厮杀排挤的岜沙先民濒于绝路,最后来到岜沙这块宝地,看到随处长有遮天蔽日的大树,决定在此生存繁衍。如今生活在丛林里的岜沙苗人是那样的宁静安详,恬然满足,他们一直很少与外界联络,过着一种桃源生活。
    他们认为这得益于祖先选准的这块地方,得益于生于斯养于斯的森林荫庇,所以他们要像敬奉祖先一样敬奉树,像爱护生命一样爱护树。
    树神崇拜在我国南方少数民族中并不鲜见,如羌族的树神崇拜,仡佬族的神树祭祀等等。原始先民的图腾文化主要来源于与他们休戚与共的生产生活中的事物,或许是出于敬畏,或许是居于一种超脱的功利主义。具有关专家介绍,我国南方少数民族的神树崇拜是源于生殖崇拜。植物崇拜特别是树崇拜不同于动物崇拜,后者是力量的崇拜而前者是生命的崇拜,树木的寿命一般都比动物的长,而且树木的繁殖比较旺盛,根茎、枝干和果实都能繁殖。在原始思维中的“互渗律”影响下,原始先民想借助树的神力到达生命超脱的目的因此加以崇拜。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南方卑湿,丈夫早夭。”“丈夫早夭”道出南方由于地理气候条件的影响使得人的寿命都较短,因而才有仡佬族的“竹生夜郎王”的传说,云南崩龙族的“树生人”的神话,苗族的“枫树妈妈”和彝族“梧桐树生人”的故事等。生命、生殖崇拜,但其起源还另有其他因素。作为多神崇拜的岜沙人也崇拜太阳,他们是枪手部落,男人们都各自配有一支火枪并枪不离身。可以想见,岜沙先民入驻岜沙以至后来一段时间内此地是何等的恐怖,到处荆棘密布,野兽出没,随时威胁着岜沙人的生命安全,因此,夜幕降临他们只能早早爬上高大的树上,才能躲过夜间出没的猛兽的攻击,并盼望太阳早早升起(当然崇拜太阳还跟当地的气候等因素有关系)。这种树居跟有巢氏的传说不谋而合,而且南方人的屋舍———杆栏式建筑也源于大树居住方式的演变,为树意象在岜沙先民原始思维中的地位打下坚实的根基。至于岜沙苗人树葬文化,既源于节葬的习俗,他们的丧葬并不大操大办,一切从简,人死后不过半天就下葬,也与神树崇拜有一定的渊源,岜

[1] [2] [3]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文化研究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