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文化论文 >> 历史学 >> 正文
搜索: 论文

浅析福柯的《知识考古学》

更新时间 2010-5-2 22:17:19 点击数:

浅析福柯的《知识考古学》
张铂(南京政治学院基础部,江苏南京210003)
摘要: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法国著名思想家。如果想要对20世纪后期现代性有所了解就不能不考虑到福柯的学术思想。福柯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他本人及其多部著作都是在特定社会历史条件及思想文化语境中产生的。福柯的《知识考古学》(Archaeology of Knowledge)是他唯一的一本话语理论专著,是他继《疯狂史》、《临床医学的诞生》和《词与物》之后发表的一部纯理论著作,是对前三本书的理论方法的归纳。本文简要介绍福柯这部著作当中所涉及到的理论及其所表现出的思想内涵,并尝试着从几个角度对此书中提出的问题、表达的思想倾向及其所产生的影响与借鉴意义进行分析,提出一些观点。
    关键词:米歇尔·福柯;《知识考古学》;话语理论
米歇尔·福柯(1926-1984)是二十世纪著名的思想家,其学说跨越哲学、医学、历史、政治学、文学和性学等领域。他提出的社会建构主义(social constructionism)理论对人类知识界和思想界造成了强烈的冲击,是二十世纪重要思潮之一,福柯也因此被称为“二十世纪最后的思想家”。福柯的思想及其所建构的哲学世界是丰富多彩的,他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个奇迹。
    美国人类学家吉尔茨曾说过福柯是一个难以归类的人物:他是一个非历史的历史学家,一个反人本主义的人文科学家,一个反结构主义的结构主义者。要想理解、了解福柯,必须首先从他所编写的几部重要著作入手,可以说福柯“其人精彩,其书也精彩”。福柯的著作所跨越的领域很多也很宽,因此他的思想也就引起了多方面的争议。历史学家、哲学家、社会学家对其著作的看法各不相同。但是福柯自己从来不以任何学科自居,他曾说过:“毫无疑问,我并不是唯一一个以写作来模糊自己面孔的人。不要问我是谁,也不要希望我会保持不变(汪民安2001)。”他独树一帜的思想超越了当时人们的认识与理解,是启发思想灵魂的源泉。
    在福柯的诸多著作中,于1969年发表的《知识考古学》无疑占据了重要的位置。该书是他继《疯狂史》、《临床医学的诞生》和《词与物》之后发表的一部纯理论著作,是对前三本书理论方法的归纳,书中认为人类对知识的纪录受到表达的牵制,使知识的反映显得相对而不完整。1969年,福柯在《知识考古学》出版时说:“我想找一个不完全是历史的又不完全是认识论的分析形式,那就是一种科学结构的内在分析。我把这另外的东西就叫做考古学。我希望这个词所要说的就是对档案的描述,通过档案我希望得到实际发出声音的话语的总体。这个总体不仅仅被视为在历史的清洗中被悬置的只此一次发生的事件总体,而且还是延续运转、通过历史改变、提供其它话语显现的可能性的总体(杜小真1998)。”此书一经发表就在学术界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和深刻的反思。一方面,结构主义者、反传统的年轻学者对该书大加赞扬,说它摧毁了可以讲明世界、生命、伦理、上帝和历史等等哲学可以描述其本质的那些东西,是“历史反思的丧钟”,用考古学“对往日细致的阅读”来代替“旧观念的历史传统”,同时也把历史和语言学联系了起来;另一方面,主要是注重“介入”和政治活动的阿尔杜塞学派则对《知识考古学》持尖锐的批评态度。例如,萨特批评这本书是一种“怀疑的综合”,为的是指出“历史反思是不可能的”,“他要建立的是一种新的意识形态,也就是资产阶级可能用于反对马克思的最后一道屏障(刘北成2001)。”在《知识考古学》这部著作中,福柯以萨伏瓦赫所指的那种包含了“能力”的知识为例,说明如何用考古学来进行研究。这本书考古的对象是“话语实践”(Language practice),因此也被称为是“研究话语方法的新话语”。
    《知识考古学》的一个重要出发点是介于语言形式化技术(符号学)和哲学解释(解释学)之间的第三条道路,也可以说是结构主义理论与历史唯物论之间的道路。通过这条道路,福柯展开了对话语实践理论的阐述:作为考古学统一基础的陈述是外在作为规则体系的语言和实践。考古学不完全是一种理论,也不完全是一种方法论,而是作为对对象的批示的某种东西。福柯认为科学实践有一种历史的浮现,包括着一种存在和历史的发展,并沿循着多种变化的线,直到最后某一点上完全独立于内容。所以,应该抛弃科学的内容和形式组织的问题而去寻求科学据以存在或在特定的时刻、特定的社会中据以开始存在并承担某些功能的理由。总之,需要规定、分析为让科学话语存在和在社会中运转所出现的一些特殊的层面。因此,考古学是介于两者之间的。
    《知识考古学》这本书中还提到了“人类学中心思想”。福柯主要反对的问题就是西方哲学和人文科学里的“人类中心论”观念,即“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意愿,按自己的主体性所具有的能力来发展历史、解释历史。”其实《知识考古学》一书就是要颠覆“人类中心论”的历史观。福柯是通过以一个新视角———话语,来看待知识、历史。他认为人们在讨论知识和主体这类问题时,由于受到“人类中心论”的传统影响,看不到结构语言学之后,即语言学转向以后,语言活动在知识形成、发展上的作用。他提出话语理论一定要与“人类中心论”相关联,否则话语理论就被抽象出来了,变成了一个可以随意使用的东西。
    在从反对“人类学中心论思想”这一点上,可以看出福柯与德里达和后结构主义的思路是一致的。但是福柯还做了更进一步的阐述,把历史拉进了讨论,把话语对主体的建构问题、话语实践对知识形成的问题以及话语实践与历史发展之间的关联问题都放在具体的历史中进行考察。在书中福柯还谈到了非话语思路对话语思路的重要性,认为在某些时候、某些地方,话语形成是由非话语的东西决定的。科学史不是对科学实践和发现的描述,而是一组相关的、可以变成理论模式的概念工具,是对概念产生和社会结构、意识形态及相关学科关系的研究。福柯说历史的重要任务不是解释文献、确立它的真伪及表述的价值,而是研究文献的内涵和制定文献。历史对文献进行组织、分割、分配、安排,划定层次,建立体系,从不合理的因素中提炼出合理的因素,测定各种成分,确定各种单位,描述各种关系。并且福柯对此所做出的总结是“过去的历史是记录过去的伟大遗迹,把它们变成文献。而今天的历史是把文献转变成重大的遗迹。……考古学只有重建一个历史话语才具有意义,它对重大遗迹作本质描述。”福柯所说的“话语”,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在某种历史条件下,被某种制度所支撑组织起来的陈述群”(谢强、马月译1997),即由某个权威主体发出的,被认为是具有真理性的这种陈述。话语是为某个利益集团辩护的,并且倚仗着某个利益集团的实力而发展起来。如果话语是完全中立的,所有利益集团都接受它,那么对整个人类来说就是最有利的。
    福柯认为知识的概念实际上是与话语实践的概念结合在一起的,“知识通过话语实践形成,话语实践通过知识得到描述。”福柯推翻了“话语只是说和思之间的结合”这种传统思想,而去分析作为物质实践被说出来的东西的话语的条件、动作和其产生的效果,实际上是描述从内到外,从观念、心灵到物质、到实践作为特殊的说话思考的行为方式,所有这些东西的知识,而且是这些知识的规律性的存在条件,而不是去挖掘话语之下不可见的精神基础,这实际上是一种外在的原则,它是要改变知识论与科学、非科学的界限。福柯认为,科学的领域比考古学、比话语实践考查的知识要窄得多。知识不但可以在科学证明中发现,同样可以存在于虚构的作品中,存在于机构、规则、政治决定和日常生活中。知识研究也总是具体的、局部的、多样的、相应地,被改造的主体也是具体的,多样的,因而在话语形成的整个过程中,主体都是具体的、多样的。话语实践的非本质倾向就突出表现在它与非话语实践的关系上,非话语实践在某些时候还更为重要。
    通过析读此书,我们可以看出福柯想用知识考古学达到描述话语实践的目的,知识考古学是以知识为对象的分析。福柯考虑知识是怎样形成的,提出了什么知识变为基础的东西。知识的来源是依据外在的信息,主体思想的重要性就在于它能够控制人的思维。人们在信息的取舍上存在很大的差异,这就说明知识的可塑性极大,影响人的方法也很多的。《知识考古学》给予我们的启示和影响就是我们对西方知识体系应当采取批判的态度,而不能仅仅是盲目的“拿来主义”和简单的生搬硬套,分析一切问题都要从根本上来追究,来重新认识。
    参考文献:
(法)埃里蓬(Didier Eribon)著,谢强、马月译,1997.权力与反抗———米歇尔·福柯传[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杜小真,1998.福柯集[M].上海:上海远东出版社。
    刘北成,2001.福柯:思想肖像[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汪民安,2001.福柯的面孔[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返回栏目页:历史学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