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文化论文 >> 传统文化 >> 正文
搜索: 论文

湖北荆州花鼓戏发展的困境及对策刍议

更新时间 2011-1-8 14:24:34 点击数:

    湖北荆州花鼓戏发展的困境及对策刍议
余 川(广东商学院公共管理学院 广东 广州 510320)  摘 要 荆州花鼓戏是流行于湖北江汉平原一带的地方戏曲,近200年历史。但随着时代发展,这一地方戏曲却面临着创新乏力、人才流失、受众减少、后继无人等发展困境。这些困境的产生,既有荆州花鼓戏自身不适应时代发展新要求的原因,也与政府对其支持和整合力度不够,民众的有关需求未能得到充分调动等有关。为此,我们需进一步加大政府投入,推动传统管理体制改革,扩大宣传力度,重视专业人才的培养以及地方戏曲市场的培育。
     关键词 荆州花鼓戏 地方戏曲 体制改革
    中图分类号:J8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8784(2010)02-0007-03
      一、荆州花鼓戏的形成简介
    荆州花鼓戏是湖北省的主要地方剧种之一,流行于湖北境内的长江、汉水三角洲平原,大约形成于清道光年间,旧称“花鼓子”, 1954年取名“天沔花鼓戏”, 1981年改称“荆州花鼓戏”。[1]该戏曲是在江汉平原三棒鼓、踩高跷、采莲船等民间演唱形式的基础上不断吸收其他剧种的剧目、声腔和表演等逐渐发展起来的。在其早期阶段,常是三五个人搭成一个小小的戏班,走乡串镇,用几张方桌搭成平台,演出一些对子戏,唱多白少、通俗易懂,称为“平台花鼓”或“拖平台”。
    常见戏目有《双撇笋》、《掐菜苔》、《招郎》等。
    演出内容多为反映男女情爱的戏剧片断。演出时用简板、渔鼓伴奏,因其声腔柔婉,颇受四乡民众欢迎。在其兴盛时期,甚至出现过“三里五台”的繁盛景象。
    荆州花鼓戏植根于民间。音乐唱腔丰富多彩,声腔有“高腔”、“圻水腔”、“四平调”、“打锣腔”四大主腔和一百多种小调[2],演唱起来节奏明快、旋律优美,抒情、叙事均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群众中流传着“听了花鼓子哟哎哟,害病不吃药”之说。
    新中国成立后,荆州花鼓戏得以新生,天门、仙桃、潜江、洪湖、监利等市县,先后成立了专业花鼓剧团,荆州花鼓戏逐渐成为湖北省有影响的地方剧种之一。尤其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荆州花鼓戏更是得到了全面的发展,在艺术上更臻完美,思想内容也令人耳目一新,其现代戏如《家庭公案》、《海峡情》、《向老三》等相继进京演出,使得这一地方剧种进入了它的全盛时期。新编的传统题材剧《站花墙》,经过整理,改名为《花墙会》,被珠江电影制片厂摄制成舞台戏曲艺术片在全国播映。
    二、荆州花鼓戏的发展所面临的困境及原因
回顾荆州花鼓戏近200年的历史,其间遭遇过数次濒临消亡的危险,这些危险多半与时局动荡或政治打压有关。而时至今日,荆州花鼓戏再次面临着生存的危机,困境重重,但原因却更为复杂。
    (一)“大荆州”的解体改变了荆州花鼓戏原有的生长空间
荆州花鼓戏旧称“天沔花鼓戏”,即因其发源与兴盛地在天门、沔阳(仙桃)一带,而这些区域彼此都属于“大荆州”范畴。昔日的“大荆州”包含天门、潜江、仙桃、荆门、监利、洪湖、京山等12县1市。20世纪90年代后,“大荆州”中的天门、潜江、仙桃相继划为省辖市,荆州花鼓戏从最初的“集团化”大地方剧种变成了“各自发展、各自为阵”的独立模式。天门称“天门花鼓戏”,仙桃称“沔阳花鼓戏”。一个由原荆州地区文化界费尽心血整合的几乎可以和当时的黄梅戏并驾齐驱的剧种,因为“大荆州”的解体而失去了有利的发展空间。在1990年由湖北省戏剧家协会、荆州地区文化局主办的首届荆州花鼓戏艺术节中,荆州地区各县市共选送了13台精彩剧目,质量均属上乘。而至2000年,荆州市再次举行文艺调演时,就仅洪湖一个剧团出演花鼓戏了。[3](二)时代的变迁导致荆州花鼓戏所赖以生存的文化生态环境发生改变随着我国由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后工业社会的发展,花鼓戏所赖以生存的文化生态环境已发生改变。一方面,人们的文化消费心理发生变化。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市场经济的不断推进,人们对于新事物的接受欲求较之以往更为高涨。同时,由于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在娱乐方式的选择上也更趋于“快餐化”。一些节奏较慢的传统文化娱乐方式往往容易被市场冷落。另一方面,随着电视、电影、网络等新的大众休闲娱乐方式的普及,人们在文化生活方式的选择上愈发多样,特别是在城市,选择的多样性,也分流了大批观众。过去,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花鼓戏都深受广大群众喜爱。而如今,花鼓戏剧团则主要以在农村演出为主,并且观众年龄日趋老化,农民观众也大减于往昔。
    (三)经济效益低迷、演员待遇偏低导致专业人才流失严重
较之以往,一方面,花鼓戏演出的成本大为增加,演员工资、设备、服装、场租、交通运输费等各项开支都急剧膨胀,而政府拨款却无法跟上;另一方面,花鼓戏的演出市场萎缩,演出市场从城市转向农村的直接结果就是,观众的文化消费能力大大降低,因此,许多演出剧团都出现入不敷出的局面。剧团整体经济效益的低迷,就直接影响到演员的各项福利待遇。福利待遇偏低又进一步导致一些有一技之长的人才要么转行另谋生路,要么转战他处。1990年,洪湖市花鼓剧团在重新组建面向社会演出时,团里尚有从艺术学校毕业的专业艺术人才38人,而至2006年则仅剩6人在剧团坚守[4]。人才的流失以及后继人才的青黄不接,使得花鼓戏在继承与改革创新上更是举步维艰,更直接关系到荆州花鼓戏的现代化生存。
    (四)管理体制僵化导致变革动力不足、创新能力减弱
各级花鼓剧团作为事业单位,一直以来享有政府拨款,同时,在人事安排、工资福利、活动组织方式等各方面的自主性却不高。管理体制上的僵化使得花鼓剧团对于政府的依赖过重,进取心和市场意识不强。花鼓剧团的建设规模与改革力度都基本取决于政府的直接扶持力度,特别是拨款的数量,这使得花鼓剧团在适应时代变迁和市场需求变化方面显得十分被动。以至于花鼓戏剧目拿大奖而无票房的情况时常出现,这大大背离了花鼓戏源于乡土、服务乡土的传统,同时,这也是花鼓戏艺术生命力不断衰弱的一个重要原因。

[1] [2]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传统文化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