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金融证券论文 >> 银行管理 >> 正文
搜索: 论文

银行业案件防控形势与应对

更新时间 2012-7-10 11:11:02 点击数:

长    期以来,由银行业从业人员的不当行为或违法乱纪行为引发的重大恶性案件高发频发,给我国银行业带来巨大的资金、资产和声誉损失以及负面社会影响,严重危及银行业的进一步深化改革和可持续发展。在监管部门对案件防控的高压态势下,案件防控工作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成绩,但在我国银行业快速发展的形势下,案防工作仍然任重而道远,面临着严峻的形势和艰巨的挑战,各方应给予足够的重视和支持。
    银行业案件防控工作现状
    目前,我国银行业案件防控工作体系已经初步形成。案件的专项治理已经向案件持续防控的方向转化,其特点是:由阶段性、专项性的工作向常态化、持续性的工作转变;由注重案发后的调查处置为重点向注重发案前的防范控制为重点转变;
    由案件专项治理作为单一的、局部性工作向案件防控作为整体的、综合性监管工作转变。随着银监会案件防控工作三项制度(注:银监会发布的《银行业案件(风险)报送登记办法》《银行业案件处置工作规程》《银行业案件防控工作联席会议制度》),以及案件防控工作考评办法、案件问责办法和案件与资本监管挂钩的工作意见等制度性文件的出台和贯彻,银行业案防工作已经进入制度化、规范化的新阶段。
    虽然银行业案防工作呈现整体向好的趋势,案件高发的态势也得到有效控制,但是,与银行业案防工作体系建设蒸蒸日上和案件查处工作持续深入、案件处置质量不断提升的形势不相匹配的是,案件数量时有反弹,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持续可控、案防工作持续向好的局面随时面临逆转的压力,案件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具体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总发案量和涉案金额出现“双升”态势。2011年全年发案量达92件,涉案金额21亿元,较2010年全年的89件和5.1亿元,分别上升3%和311%,增幅明显。在监管部门不断推进和强化案防工作的背景下,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的回升充分表明我国银行业案防工作还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在继续保持案件治理的高压态势下,还应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案防工作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和有效性。
    重大恶性案件在全部案件中的占比明显上升。2011年全年百万元以上案件48起,涉案金额20.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6%和332%。该组数字表明,重大恶性案件是2011年案件发生的重点。在案发数量上,百万元以上案件48起,占到全年案发量92起的52%;在涉案金额上,百万元以上案件涉案金额20.8亿元,占全年涉案金额21亿元的99%。与普通案件相比,重大恶性案件的发生一般需要作案人员长时间谋划逐步付诸实施,并充分利用银行较大的安全漏洞才能够得逞。这一情况充分表明银行对风险管理和案件防控工作的力度不够,对工作人员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关注不足。
    发案机构和发案业务领域由相对集中转变为点多面广。传统的案件高发区域和高发机构比较集中于地市以下为县域经济服务的基层机构,发案业务领域比较集中于对公负债和信贷、票据等业务。2011年案件的发生向各类别机构、各层级机构,以及多种业务领域蔓延,从原来的“阵地式”特征更多地向“游击式”特征转变。案发机构和案发业务领域的扩散和转移给监管机构带来了较大的挑战,需要以高超的智慧对原有的案防手段和方法进行重新设计、组合和调整,以适应新的监管趋势。
    发案环节由传统的高发区域向新风险点发展。传统案件高发区大多集中于大额对公业务,2011年频繁发生针对个人开户、存款、转账等业务的作案行为。
    仔细考察新的发案风险点,具有如下两个特征:一是发案环节更加隐蔽,通常是银行风险管理的盲区和死角,或是银行机构案件防控的空白和真空地带,不易被察觉和发现;二是犯罪分子作案的难度下降,在大额对公业务领域的作案,大多需要内部不法分子与外部作案人员的结合,而在个人开户、存款和转账等业务领域,一般只需作案人员的单方面行为即可完成,增强了作案人员的随机性和任意性,降低了作案难度。发案环节的转移给银行机构的风险管理能力和案防工作带来了新的要求和任务。
    作案人员由集中于基层负责人向普通员工发展。以往案件发生的原因多由于基层经营网点负责人利用职权违规或违法经营诱发案件,2011年新的发案特点是,银行普通员工特别是综合柜员频繁策划和参与银行案件。这种情况表明,监管部门的案防工作和银行机构自身的案防水平在负责人层面起到了较为显著的作用,但在普通员工层面还有待加强。作案人员由基层负责人员向普通人员的下移,还充分说明了另外一个重要问题,即存在于银行内部的对员工的激励扭曲、教育失当、法制淡化等问题经过多年累积,开始呈现集中爆发之势。并且,与负责人层面相比,普通员工的作案收益与作案成本相比更高,作案动机也更强,如得不到有效遏制,一旦成风,将给银行业的稳定带来极其不利的影响。
    作案目的由银行资金向社会资金发展。犯罪分子作案目的往往是使用违法手段盗取银行资金或银行客户资金,2011年发生多起利用银行信誉和银行中介窃取民间借贷资金的犯罪行为。这种犯罪行为暴露了银行在社会资金矛盾紧张时的风险控制薄弱环节。社会资金紧缺时,民间借贷盛行,银行内部员工极其容易利用银行在公众心目中的良好信誉进行非法行为,“打着银行的幌子,做着自己的生意”,假借银行名义吸引民间借贷资金,赚取高额利差。在社会资金链断裂或个人卷钱出走时,给社会资金提供者和银行带来巨大的财产和声誉损失。
    作案人的群体性特征明显。随着银行对案件的防控意识和防控手段的提升,为突破案防防线,2011年案件的特点显示出多人、多岗同时涉案的群体性特征。作案人员的群体性特征值得银行管理人员深刻反思,这种特征的出现既有银行在风险管理中对员工与员工之间的风险防火墙隔离不善的原因,也有激励、教育不当导致的员工的思想扭曲的原因。因此,案件防控工作不单单是硬性管理,还要在思想认识上给予软性管理,全面降低案件诱发动机。
    已多年未发生案件的“冷门”区域出现回潮。由于银行在现金管理和重要空白凭证的管理方面投入较大精力,犯罪分子摄于压力往往不敢轻举妄动,随着业务高速发展和传统管理的松懈,在某些最基础的“冷门”区域出现了案件风险回潮的趋势。因此,银行在案件防控工作中不能顾此失彼,应建立起一套全方位、立体化、多角度的案件防控体系,实施全面风险管理。
    银行业案件回升的原因
    形成上述局面的潜在因素,折射出我国银行业改革与发展中存在的痼疾仍未根除,其中既有银行业的战略、激励机制、教育方式等制度层面的原因,也有工作态度、工作方式等操作环节的原因。
    制度层面的原因
    战略失实。银行业热衷于盲目扩张的粗放发展战略,导致业务高速增长严重脱离了实际管理能力,风险控制水平无法跟上高速扩张的步伐,甚至将案件防控工作视为业务增长的羁绊,马虎过关,敷衍了事,忽略了银行业高风险特征的本质属性。战略理念上的脱离实际直接影响到发展的质量,在削弱了有效发展的同时埋下了风险隐患。
    激励失策。扭曲的激励机制只注重短期效益和短期目标,忽略了长期持续发展机制和永续发展动力。以金钱为导向、以任务为标准的业绩考核体系,诱发了员工以非法手段取得高额业绩的行为,激发了员工以短期行为透支银行长远利益,以获取个人当期超额收益的动力。同时,以金钱为导向的激励策略,培养了员工“一切向钱看”的观念,企业的主流价值观淡漠,员工对企业的忠诚度下降,容易滋生违法犯罪动机。
    制度失真。形式化的条线管理,八股式的内控制度,形同虚设的稽核体系,放任自流的综合柜员制,欠缺科学性的末位淘汰管理,造成管理目标与管理手段的脱节,银行机构在案件防控上“有形式,无内容”“有口号,无实际”。监管部门的规章制度成为门面装饰,始终停留在解读层面,对银行的管理停留在形式上而形不成真正的执行力。
    内控失效。战略理念和激励导向的错位加之制度体系的空泛,合规经营、控制风险的意识逐层衰减,目标不断弱化,效力不断打折,致使各项规章制度从良好的起点出发,以微薄的收获结束。经过长期的累积,形成了:对于内控合规,经营人员视若无物;对于违规行为,基层管理人员熟视无睹;对于违规习惯,法人机构无能为力,银行的内控生命线失去作用的局面。
    文化失举。任务是标杆,资源是优势,效益是根本,企业只是个人表演的平台。企业以任务为依据对员工的惩戒不留情面,员工为利益炒企业不用眨眼。企业和员工之间以利益为纽带进行结合,而不是以价值为核心进行融合,

[1] [2]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银行管理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