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经济学论文 >> 中国经济 >> 正文
搜索: 论文

生产要素的货币化扩展——新时期资产配置再探讨

更新时间 2011-5-18 16:30:36 点击数:

 李文杰
货币对于中国经济的重要影响主要在于两方面途径,第一个途径是生产要素的货币化,使各项生产要素都被纳入到市场经济中,具备了基本的可交换条件,从而释放活力。第二个途径是货币释放本身对经济的刺激作用。本文试图从这两个路径扩展上,来再次探讨新时期资产配置方向。

    路径二对于我们来说是轻车熟路了,已经被列为政府常规武器库的最常用武器,所以从其路径扩展角度来说,相当之困难。相比之下,路径一却有更多纵深,但难度上看,难上加难。分开说吧。

    路径二的难度在于路径依赖,一旦党用熟了一杆枪,再换另一杆一定很纠结。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军队装备大换装都与大裁军相契合,那可是换血的痛楚。并且这个武器绝非中国专用,它更是美国目前的唯一有效性武器,没有更换的理由。况且,对于党来说,除非这杆枪闯了大祸,否则绝无放弃可能,这也是个历史逻辑。这就意味着利用货币数量与价格的紧缩与宽松调控经济,长期来看依然是主流。这方面的拓展空间和可能相当之小。对投资者来说,按原有逻辑来考量应该更稳妥些。

    路径一确实有更多纵深。过去三十年,我们只是把生产要素中的劳动力进行了货币化,国有资产进行了部分货币化,就取得了黄金三十年的瞩目成就。那么如果继续扩展的话,依然有更加广阔的空间。

    生产函数中的经典生产要素有劳动力、资本、技术、企业家精神等。

    一、劳动力

    劳动力要素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中得到了充分释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现这种针对农业的制度性劳动力货币化,已经不适用于城市化过程的新格局,劳动力在由农村货币化体系向城市货币化体系转型过程中,仍存在大量的制度性阻碍因素。如工资、户籍、子女教育、保险、人格尊重等等,都是低端劳动力生产函数的重要因素,而这些因素中,似乎也只有工资实现了相对充分的货币化,而其他要素的货币化壁垒,几乎没有打开。所以,所谓的农民工返乡、民工荒,或者鼎鼎大名的刘易斯拐点等等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制度性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些,劳动力的货币化才能继续扩展,才有可能继续扩大劳动力对生产函数的贡献。

    同时中国的劳动力教育也是个问题,创新精神被极度压抑,对于低端领域问题不大,但高端而言希望渺茫。

    二、资本

    资本要素方面,我们过去三十年主要做的就是利用股市及财政支持,实现了大量国有资产的货币化,解决了银行坏账和国企改制的问题,是指制度性历史负债一次性释放,而后轻装上阵,所以一定意义上来说,把坏事搞掉本身就是一件好事(这要感谢朱镕基总理)。在国有资产问题基本解决之后,我们发现对于民营经济的货币化才开始进行,比如企业债、公司债、中小板、创业板等,但步伐缓慢而又艰难。况且现在又有了社保的亏空问题,在这些问题解决之前,资源向民营经济的倾斜幅度依然不会很大,虽然出台了类似“民营三十六条”之类,但雷声大雨点小。

    除了民营经济的货币化外,更重要的是民众资产的货币化。代表广大人民的国有资产货币化后,理应就是民众资产的货币化,但问题在于,民众资产往往没有应有的法律权利,因此丧失货币化的资格。如土地,这是最重要的资产,包括有农地、住房用地等。农民只拥有农地的使用权,而非产权,因此不可流转,一是阻碍劳动力流动,进而阻碍劳动力货币化,二是使农地丧失资产变现能力,保值增值是空想。三是不利于农业经营的产业化升级,比如机械化,多数人产权的机械化效率必然低于少数人产权的机械化,这是交易成本决定的(这要感谢科斯)。住房用地最重要的是没有产权,不可货币化,不可流转,用高价购买到的只是住房产权与土地使用权,而且分别都有期限,使理性人群丧失对此类资产的持续性投入,致使此类资本流动性消失。而不可流动的资本,就丧失了资本的基本 属性,对生产力的贡献能力丧失,当然就不利于生产函数的扩展。

    三、技术

    这方面我没有信心,一是对目前中国的技术货币化能力没有信心,有能力货币化的技术无法或没有途径被货币化,没有能力货币化的最后也不能被货币化,这也是个制度性问题。二是技术周期属于长周期,目前依然属于互联网时期,相信不会很快出现新的革命性技术。

    四、企业家精神在过去三十年,企业家精神的货币化已经比较充分了,这期间企业家地位攀升榜首,财富成为成就的主要衡量基准,各种财富排行大行其道,全民财富意识觉醒,这是我所乐观的。中国从来就有商业的基因,在任何制度下都有成功的商人或流派,比如秦朝的吕不韦,近现代的胡雪岩、盛宣怀,现在的王石、马云等等。但我所担心的是,新时期必然是波动的时期、转折的时期,在变革的时代,我们的企业家精神是否能够迅速适应,这是个问题,但应该只是个时间问题。

    其实说到最后,大家会发现,所有问题,最终都是制度问题,是会不会再有某个领域的制度性红利的问题。而制度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党的问题,因为只有党才能指挥枪。

    一旦成为党的问题,那么结果的可讨论性、可预测性、可实现性等等,就已经大大超出我们作为普通投资者的范畴了。毕竟对于我个人来说,我长期最多看一年,短期看 5 分钟,却一定不会用三十年的时间(从建国后的经验看,三十年往往是一个制度性周期)的眼光去判断和等待,即使这对长期的资产配置,对超越 M2 起根本性作用。

    所以,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利用这其中的若干概念,进行一下短期炒作而已,比如“十二五规划”这个概念,我真的不相信各位中会有人把其相关股票拿三十年,去验证是否能跑赢。

返回栏目页:中国经济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