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经济学论文 >> 国际贸易 >> 正文
搜索: 论文

中国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政策的国际比较研究

更新时间 2012-4-3 14:23:26 点击数:

    【摘 要】 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政策反映了一国服务贸易的发达程度。文章对中国与四个教育服务贸易发达国家———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日本,在 WTO《服务贸易总协定》中有关教育服务贸易的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上的承诺内容进行比较,对五个国家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政策比较后得出结论:中国在教育服务贸易开放在承诺范围上最广泛,但在具体开放水平上还与发达国家有一定差距,并提出了我国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政策未来发展的合理途径。
    【关 键 词】 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政策;国际比较教育服务业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支柱性产业,在推动一国科技创新、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伴随全球教育服务贸易迅猛发展,国际教育服务已成为世界公认的新兴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目前,在 153 个 WTO成员国中,已经有 53 个国家(包括中国)在开放教育服务贸易协议上签字。在已经承诺开放教育服务市场的国家中,发达国家占据主导地位。由于发达国家教育水平很高并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因此积极倡导本国教育服务市场的开放以便进行教育输出。而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的教育服务产业发展缓慢,受到技术水平、法律法规完善性、教育服务质量等因素的影响,在国际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政策上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很大差距。
    因此,应该准确审视中国目前国际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政策的特点,找出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借鉴发达国际经验并结合自身发展规律,探索推动未来中国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政策发展的合理途径。
    一、入世后中国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政策的特点根据 WTO 的《服务贸易总协定》的规定,教育服务贸易的主要提供方式和内容包括下述四个方面:跨境交付(cross-bor-der supply),例如跨国远程教育、网络大学、虚拟大学和在线培训等多种形式;境外消费(consumption abroad)例如留学和留学生教育等形式;商业存在(commercial presence),例如独资办学、合作办学等;自然人流动(movement of national persons),例如一国公民到另一国从事专业教育教学、培训、策划管理等工作。
    加入 WTO 的成员国在教育服务贸易上的开放依据主要体现为在 GATS(《服务贸易总协定》)中有关教育服务贸易的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上的承诺。根据的 WTO 划分,教育服务分类为初等教育服务(05A)、中等教育服务(05B)、高等教育服务(05C)、成人教育服务(05D)及其他教育服务(05E)五类。入世后我国在教育服务市场开放上的具体承诺见表1。
    从表 1 中我们可以清晰看到中国在国际教育服务市场中的开放政策具有以下特点:(一)承诺范围广泛对于 WTO 教育服务 5 个分类部门上中国做出了有限开放市场的承诺,承诺范围比较广泛。
    表 1 中国对国际教育服务贸易的具体承诺注:将WTO划分的4个教育服务贸易提供方式分别标注为M1、M2、M3、M4,括号含义下表相同资料来源:世界贸易组织网站UN service database(二)不同模式的具体承诺水平存在差异1.对跨境交付未作承诺,开放水平最低。无论市场准入还是国民待遇,在跨境交付方式上均未作出承诺。因此,中国完全可以在这类教育服务形式上放开自主决定的尺度,不受 WTO 协议的约束。
    2.对境外消费没有限制,开放水平最高。对境外消费方式下的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没有限制,即不采取任何限制中国和其他成员国的公民出入境留学或者接受其他教育服务。
    3.对商业存在有差别性对待。在国民待遇方面,中国对商业存在方式下的教育服务贸易不作任何承诺。但在市场准入方面做出部分承诺,即允许有条件地进入国内市场,具体条件见表 1的说明。
    4.对自然人流动承诺的限制性条件较多。在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方面,对提供教育服务的前提条件、人员资格等方面做出限制。
    二、与发达国家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政策的比较分析本文分别从53 个承诺开放教育服务市场国家中选择了 4个教育服务贸易发达国家: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英国作为对比国。
    从地理位置分布上,四国分别居于北美洲、大洋洲、亚洲和欧洲,成为四大洲具有代表性国家;同时从教育服务出口贸易额情况看,四国也具有很强的代表性:美国一直占据国际教育服务贸易出口市场份额的50%左右,是世界第一大教育服务贸易出口国;英国占据教育服务贸易出口市场份额 17%左右;
    澳大利亚在2003年就超过英国,处于第二大教育服务贸易出口国地位;日本的统计数据没有具体找到,中国教育服务贸易出口市场份额虽近年来有所增长,从 2003 年 0.11%上升至2007 年的 0.53%,但仍占据不到 1%的国际教育服务贸易出口市场。
    (一)
    WTO 框架下四个发达国家对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承诺的总体情况(见表2)表 2 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英国国际教育服务贸易承诺情况一览表资料来源: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网站UN service database整理(二)中国与四个发达国家之间教育服务贸易开放政策的比较1.总体承诺范围的比较与四个发达国家比较,中国在教育服务贸易部门承诺开放范围上最大。美国 2 个、澳大利亚 3 个、日本和英国 4 个,中国在 5 个教育服务部门上都做出不同程度的开放承诺(虽然跨境交付不做承诺,但在我国与 WTO 的教育服务贸易相关协议中仍被列为承诺部门之一)。
    2.不同模式具体承诺水平的比较
    (1)跨境交付模式。在市场准入方面,中国的开放程度最小。中国对承诺开放的教育部门在跨境交付方式上不做承诺。
    英国承诺开放程度最大。根据部门开放数量,从高到低依次为英国其次英国(4个)、澳大利亚(3个)美国(2个)日本(1个)中国(不承诺)。在国民待遇方面,也呈现出与市场准入类似的特征。美国增加了有保留承诺,即奖学金和助学金仅限于美国居民和或特定州居民或美国特定管辖区内的居民。
    ( 2)境外消费模式。在市场准入方面,中国开放程度最大。
    对承诺开放的
    5 个部门都没有限制。开放程度由高到低依次是中国、英国、澳大利亚、美国和日本。
    在国民待遇方面,与市场准
    入开放程度一致。
    (3)商业存在模式。
    在市场准入方面,英国开放程度最大,对4个承诺部门的开放没有限制。
    其次澳大利亚( 3个)日本(1个)和美国(1个)和中国(有保留承诺)。
    因日本有3个承诺部门做出有保留承诺,而美国有1个部门做出留承诺,因此日本开放程度高于美国。在国民待遇方面,开放程度与市场准入相同。
    (4)自然人流动模式。
    在市场准入方面,五个国家都对承诺范围内的教育部门不做承诺,但就程度比较而言,中国设定了更加具体的约束条件。因此,承诺开放程度由高到低依次为:英国、澳大利亚、美国、日本和中国。在国民待遇方面,排序与市场准入相同。
    综合以上分析,作者对五个国家在四种提供方式上的开放程度进行排名(见表3)。
    表 3 中国与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和日本比较教育服务贸易四种模式的开放程度排名注:本文作者先按照“没有限制”的部门数量多少决定一国排名的先后。再按照承诺条件决定排名先后:“没有限制”的开放程度大于“有保留的承诺”即满足具体条件开放。“有保留的承诺”的程度大于“不做承诺,除非水平承诺注明”。“不做承诺,除非水平承诺注明”开放程度大于“不做承诺”(三)比较结论及分析根据表3,就四种教育服务贸易提

[1] [2]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国际贸易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