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教育教学论文 >> 教育理论 >> 正文
搜索: 论文

人的存在形态与知识教育的方式

更新时间 2011-1-8 14:14:36 点击数:

    人的存在形态与知识教育的方式
张永祥(西北师范大学 学报编辑部,甘肃 兰州 730070)[摘 要]教育的本体功能在于以一定的知识来培育人。从各个方面了解人,尤其是从哲学角度思考人的存在形态,对知识教育的目的、途径及方式等有重要价值和意义。人的文化性、完整性、不确定性和超越性的存在形态,相应地提出了知识教育的不同方式。
    [关键词]人;存在形态;文化性;完整性;不确定性;超越性;知识教育
     [中图分类号]
    G 40-05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5779(2010)06-0097-05
  教育的本体功能在于以一定的知识来培育人。
    思考知识教育的方式,人们一般从两个维度展开,一是人的维度,一是知识的维度。就人的维度而言,人们主要从教育学、心理学等对人的有关认知、思维、心理发展等规律出发,思考知识教育的一般方式;就知识维度而言,人们一般从认识论、知识学等角度思考知识教育方式。两个维度彼此关联,相互影响。其实,就知识教育的人的维度而言,还可以从哲学、人类学等学科关于人的存在形态的论述来分析思考相应的知识教育方式。因为“人的特性决定了教育的存在,也决定了教育的特性,人 通 过 教 育 和 训 练 获 得 种 种 的 尺 度。”[1](P37)人是教育的对象,也是教育的目的。从各个方面了解人,是立人、育人、发展人的基本要求,也是知识教育的内在学理依据。
    一、人的文化性存在及其知识教育在文化人类学视界,人是一种文化性存在,①是一种有丰富文化内涵的存在。作为一种具有文化内涵的生命体,人除了与生俱来的 “自然生命”,还具有人类文化所化育、涵泳、滋养和创造的 “文化生命”,而后者则是根本性和决定性的。人之为人,不仅仅是自然生命的成熟,更为根本的是在与一定社会文化的相互作用、滋养中,在获得人类世代积累的经验中,在吸收人类文化的过程中经历“文而化之”而成为一个 “文化人”。人的文化生命超越了由遗传而来的本能性和自然性,使人成为一种精神性、智慧性、价值性、文化性存在物。因此,根本上说,人和动物相揖别,乃在于人有文化生命存在。人类学家兰德曼说,没有文化,人什么都不是。 [2 ](P208)在自然生命的水平上,人与动物没什么两样,仅仅表征着一种 “生存”状态或水平;在文化生命的水平上,人超脱了动物世界,成为 “万物之灵”。
    作为一种文化性存在,人的文化需要内在地体现人性,构成人的本质。人的文化本性、文化本质外在地表现为一种文化素养或文化素质、文化品格。教育,正是以一定的文化知识满足人的文化需要,涵育人的文化素养,提升人的文化生命质量。
    “教育的根本目标是 ‘使人作为人而能够成为人’,具体地说,现代教育的根本目标就是使人成为具有现代教养的人。”[3](P16)可见,基于人的文化本性,教育的根本使命乃在于 “文化成人”和提升人的 “文化素养”。文化素养或文化素质,其实就是一个人的文化内涵,也就是一个人通过教育和学习,内化、转化并外化的一定的文化知识因素。教育要真正实现 “文而化之”、“文化成人”的育人功能,就要认真思考知识教育的途径和方式。
    首先,从 “文化成人”的内在要求出发,知识教育的首要目标在于 “成人”、 “化人”。传统的知识教育以知识的传递、继承为中心,缺少了对人的文化素养的整体培育,从根本上说,是缺少对教育中 “人”的关注,因而是一种单纯 “知识中心”的教育,而不是 “成人”的教育。人的生存首先是在一定文化环境中的生存,离不开特定的文化营养的滋养。单纯的知识教育往往使人脱离了人赖以栖身的文化母体,知识成为与人的文化生活无关的抽象的东西,从而使人畸变为 “有知识没文化,有教育没教养”的人。当前,知识教育中的急功近利行为使得知识成为人们追逐外在目的的工具,知识沦落为实利、金钱、荣誉、地位等的婢女,日渐散失了其化育人、滋养人、提升人的文化本性。着眼于“人之生成”或者说人之 “文化本性”的养成,单纯的知识教育就要转向 “成人”、 “化人”的教育,就必须要将知识和它赖以产生的文化土壤相联系,也就是要将知识传授和育人结合起来。 “只有根植于深厚的文化土壤中的知识,才是鲜活的”,“文化教育强调的是不仅要给学生以鲜活的知识,更重要的是要给学生以创造知识的整个文化。”[4]其次,知识教育要提升人的文化素养,需要“活化”知识。如何变 “活”?有赖于两条途径:其一,激活知识需要 “文化”视野。知识就其本源上看,它是与其赖以产生的文化密不可分的。知识内在于文化。但是知识的本性在于传播。知识为了传播、交流、交换和沟通,便不得不脱离其赖以产生的文化母体,暂寓在包括书本在内的各种传播媒介之中,以各种符号形式存在着。这样,知识便和创造者的精神气息、理念、价值取向等相隔离。知识一旦切断了与之息息相通的文化命脉,便变得抽象、枯燥、了无生趣。加之,在知识传授过程中,传授者为了客观、准确地传授知识,也往往摈弃了对知识的个性化理解,这样, “公共知识”无法有效内化为传授者的 “个人知识”而使知识教育过程显得僵硬而机械,从而也无法有效内化为接受者的“个人知识”,不能成为个体的 “活的意识”。可见,如何使教育中的知识充满活力,这确实是知识教育思考的首要问题。其二,知识的获得又需要学习者活的经验去激活它,需要个体的直接经验的参与,需要个体进行内化、体验、转化、整合、创造等心理意识过程。人的文化本性决定了获得知识的过程也必然是 “文化”的,或者说是一个 “跨文化”的对话过程。其实,这一过程也就是作为客观精神的知识和作为文化主体的人的主观精神相互作用、相互濡化的过程。它既是一个反映的过程,也是一个建构的过程,是二者的统一。教育过程中,师生之间知识的传递、继承、交流过程就是一个发生在多元文化背景中的交往对话过程。
    二、人的完整性存在及其知识教育人是完整性的存在。人存在的完整性首先意谓现实生活中的每一个社会个体,都是一个个真实的、活生生的人。他们有生命,有激情,有血有肉,个性鲜明,魅力独具。他们以自己的生命智慧,以自己的情愫,以自己的视界,营造着自己的“小宇宙”,创造着独具的生命世界。诚如黑格尔所说:“这种整体性就是具有具体的心灵性及其主体性的人,就是人的完整的个性,也就是性格。”[5](P292)人的完整性首先意味着人存在的现实性、真实性和个性。马克思在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基于人的类本质特征剖析了 “完整的人”。
    所谓 “完整的人”即 “人以一种全面的方式,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把自己的全面的本质据为己有”,[6](P77)从而成为 “具有人的本质的这种全部丰富性的 人”。
    [6 ](P80)在 马 克 思 看 来,“占有自己的全面的本质”也就是在 “自由人的联合体”中,在自由而全面地处理人与自然、人的全部社会关系及人与自我的关系中,实现和确证自己作为人的各种规定性和其内在统一性。成为一个“全面发展的个人”,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完整性的重要内涵。
    首先,人的完整性作为一种愿景,不仅是人类自身孜孜以求的目标,同样也是教育题中的应有之义。重视人的完整性,培养 “完整的人”,实现人的完整性,正是教育的根本目标之所在。教育要培育 “完整的人”,首先就不能 “片面地”认识人,不能把人的完整性分割为 “各个部分”。人不仅有理性,也具有非理性;人不仅有人的身体,更为重要的是,人还具有意识、心灵、智慧、道德、信念等精神因素,是它们的有机统一。人的知、情、意等都不可分割地整体地存在着。人不是以 “A+B+C+……”的方式存在着。教育也不能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人、看待人。同样, “完整的人”意味着人之生成是一个 “完整”的过程,人的生命的各个方面作为整体的一个部分相互关涉,相互作用,共同参与人的 “完整性”的创造和建构。现代教育过分迷恋于通过 “流水线”方式来 “生产”人,以“物的生产逻辑”取代 “人的生成逻辑”,试图通过单项的、肢解式的各种训练来达到培养 “完整的人”,无异于缘木求鱼。将人的完整性作为终极价值目标理应成为现代教育的自觉追求。
    其次,人存在的完整性表明,人获得知识的过程也是一个 “完整”的过程。人获得知识的过程不是发生在 “颈部以上的活动”,而是一个需要全身心参与的过程。全身心参与意即人在获得知识过程中,需要调动人的一切器官参与学习活动,需要人的全部生命参与学习活动。正如叶澜教授所说的,“人是完整的生命体,而不只是认知体”, “任何一种活动,人都是以一个完整的生命体的方式参与和投入,而不是局部的、孤立的、某一方面的参与和投入。”[7]具体而言,知识的学习活动不仅是一种“心灵”的活动,更是一种身体体验活动,需要“以身体之,以心验之”。传统的知识教育对身体在获取知识方面的重要性漠然视之,不以为然。事实是,身体不仅是 “人之为人”的一个基本维度,而且也是我们所有人类活动的基本工具,是我们所有感知、行为及至思想的必须条件。美国理查德·舒斯特曼 (Richard Shusterman)教授极力倡导 “通过身体思考”,以弥合身心的二元对立。他认为,身体体验在认知中有着重要的作用。 “当知识被融入肌肉的记忆中并成为身体的体验的时候,它会变得更为强健。”“智慧与美德如果没有丰富的、充分的身体体验———它们从中获取养料,并通过它们以具体的言语、行为和存在展示自己———就会是空洞的。”[8]陶 行 知 提 出 “解 放 儿 童 的 创 造 力”,[9](PP.539-542)就是要解放儿童的头脑,双手,眼睛,嘴,使它们能思、能干、能看、能表达。陶行知所言的 “六大解放”,其实也就是要人全身心参与学习过程。同样,掌握知识的过程也是知、情、意、行等全面参与的 “整全”的活动,需要“审问、慎思、明辨、笃行”,而绝非纯认知活动。
    总起来说,人是完整的存在。人的完整的存在的特性决定了人获得文化知识的过程是一个完整的过程,是一个需要调动人的各种生命组织器官、各种生命能量参与的过程,也即是说,人的运动的、感受的、意识的、言语的、心理的等生理器官都统统要参与其中,也就是要千方百计调动人的各种生理器官的生命力、活力、创造力、潜在力、天赋能力等一切力量来为我服务。这是一种全身心参与、全人发展的学习理念。托宾·哈特 (Tobin Hart)提出了 “以 心 智 为 基 础 的 教 育” (mind-basededucation)。

[1] [2]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教育理论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