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论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免费毕业论文网 >> 教育教学论文 >> 教育管理论文 >> 正文
搜索: 论文

公立大学治理变革中几组关系的平衡与侧重

更新时间 2012-4-3 14:32:09 点击数:

    [摘 要] 目前学术界关于构建现代公立大学制度、优化大学治理结构的探索方兴未艾,其核心问题是大学内外部多重主体之间权利义务关系的设定。因此,在平衡党政领导和学校自治的关系时,要更加侧重学校办学自主权的保障和落实; 寻求 “象牙塔”式教育与关注服务社会之间的适度平衡,同时更要侧重构建大学与社会、市场的良性互动关系; 坚持内部民主与集中的适度平衡,同时侧重于大学民主治理要素的增强和落实; 在处理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的关系时,更加侧重学术自由的保障; 坚持师生权利与义务的平衡,同时更加侧重对师生权益的保护。
     [关键词] 大学治理结构; 办学自主权; 民主治校; 学术自由
    伴随着高等教育改革的深入推进,优化大学治理结构已经成为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重中之重。《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 -2020 年) 》提出了完善大学治理结构的改革任务,从而表明这一问题已获得政治合法性并进入政策议程之中。当今世界,大学的利益与影响已远超出大学自身的范围,其改革和发展也成为当前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大学的治理结构应被看作一种帮助大学适应现代社会复杂环境、引导并推进大学治理变革的“超组织结构”运行机制; 其实质是在遵循大学的内在逻辑并与现代社会相契合的同时,重建大学治理变革中的力量平衡。
    大学治理结构是现代大学制度的基石,而大学治理结构的变革则是推动高校依法自主办学的重要工程,其目标是建构能够应对冲突和多元利益需求的权责架构。大学治理结构的变革,既涉及大学与政府、社会、市场之间的外部关系,同时也包括学校内部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 其核心问题是关于学校内外部多重主体之间权利义务关系的平衡与侧重。在大学治理进程中存在着的多重价值目标,例如秩序、效率、公平、民主等都应作为需要考虑和关照的要素。但是,基于不同的社会时代背景和大学治理中所面临的实际问题,就需要大学的管理者侧重强调某一方面的价值要素。平衡是一种理想的目标状态,侧重是通往这个目标的工具和手段,只有通过对不同历史时期中的不同的工作侧重加以调整,才能无限接近或实现最优化的均衡目标。
    一、党政领导与办学自主权处理好政府与大学的关系,是完善大学治理结构的关键性问题。政府由民众授权、选举产生,代表人民对大学进行投资,并指导大学的创建、监管大学的发展。因此,政府要保证反映民意,大学也要接受并服从政府的领导。民众与政府之间是委托—代理关系; 政府与公立高校之间是举办者、监管者—办学者的关系,也可以视为次级委托—代理关系。一方面代理人要代表和保护委托人的权益,对其负责,受其监督和约束; 另一方面,委托人要向代理人支付报酬和授予权利,从而使代理人有条件、有能力代理并行使好被委托的权利。
    “从契约论的视角看,政府对公立大学实行的委托 - 代理方式代表了一种不完全契约关系,存在着较大的履约风险。在现代契约理论视域中,公立大学与政府的契约关系正在发生内涵质变: 由身份附属意义的契约关系转向平等主体间的契约关系、由统括性契约关系转向特定性契约关系。
    缔约—评估构成了公立大学与政府之间契约管理的实践模式。”[3]自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西方国家高等教育的治理变革中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 具有集权传统的国家在寻求分权,具有分权传统的国家在寻求集权,两者都在寻求集权与分权之间的平衡。
    从对法国大学与政府间关系的考察来看,尽管法国一直推崇政府对整个社会的主导作用,政府干预教育的传统也根深蒂固,但是面对高等教育发展的自主性日渐增多的趋势,法国政府也并非固守传统,而是做出了积极的回应,即针对高度集权的管理体制开展了一系列渐进的分权调适。
    全球化背景下的美国大学自治,被来自政府、社会、市场问责等方面的冲击所撼动,被提倡大学内外利益相关者共同参与重大事务决策的大学共治所取代。
    这一现象给我们提供了两点启示: 第一,在强调扩大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和加强政府管理时,必须注意保持自治与控制的平衡。第二,协商资助、间接干预是探求在自治与控制之间建立调适机制的可供选择的模式。
    中西不同的文化传统塑造了各自不同的大学精神和治理结构。中国的近现代大学诞生于清朝末年,在其诞生伊始即作为政府的附庸,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但是伴随着大学与政府各自权能的演变,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大学便开始寻求自主发展的道路。探究这一嬗变历程,可以得知,从政府控制走向政府监督是中国大学与政府关系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中国大学与政府关系发展的祈求。
    当前中国大学的自主权还未能得到良好的实现,这直接影响并在一定程度上异化了大学生存与发展的状态。要寻求大学与政府之间和谐共处、良性互动的关系状态,就有必要重新界定其各自的职能,不断强化大学的主体性,并通过制度平台的建立,实现相得益彰、各得其所的关系调适目标。
    大学治理结构的设计首先要遵守、贯彻国家的法律法规、教育方针和相关政策,坚持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遵循国家的办学方针和办学方向,接受国家教育行政等部门的督导、监管和评估。例如《教育法》明确规定国家实行教育督导制度,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为保证国家有关教育的法律、法规、方针政策的贯彻执行和教育目标的实现,对所辖地区的教育工作进行监督、检查、指导、评估。其次,根据当前我国大学治理中存在的实际问题,大学的治理变革更应当侧重于保障和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首先要落实好宪法和法律赋予大学的办学自主权,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 28 条赋予学校按照章程自主管理的权利; 《高等教育法》第 11 条明确规定高等学校应当依法自主办学,实行民主管理,“自主”一词在《高等教育法》及其实施意见中共出现 25次之多。与此同时,要进一步细化界定党和政府对大学的领导方式及权责范围,明确政府和大学各自的法律地位、法人资格和法定关系,重点突出保障大学的自治权利和自治方式,依法落实大学的法人主体资格和在教学、科研、行政、财务等方面的自主权。
    在政府职能转变的大趋势下,应把对大学自治诉求的回应上升到制度环境供给的层面,真正回应大学在新时期渴望新发展的自治诉求,保护和规范大学的办学自主权,更好地实现其办学功能和目标。
    二、“象牙塔”式的教育与面向社会和市场20 世纪以来,高等教育界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教育理念和主张。一是认识论的高等教育哲学,即大学就像“象牙塔”,要以“闲逸的好奇”精神追求知识,要忠于真理、验证真理。二是政治论、社会观的教育哲学,研究高深知识不仅是由于“闲逸的好奇”,还因为其对国家、社会具有深远影响,大学不能满足于纯粹学理性的研究,而应该服务社会,解决社会问题。
    不同的教育哲学理念,对于大学与社会的关系构建将起到各自不同且至关重要的作用。
    大学要生存和发展,就必须与社会保持一种必要的张力,既积极介入社会,又保持一种“象牙塔”的精神气质; 既要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又要相对超然于社会,具有一定的自治性和自由。大学与社会、市场的关系问题是其治理变革中的必要内容,治理变革要在“象牙塔”式的教育与关注服务社会之间寻求适度的平衡,既要对“闲逸的好奇”和求知探索予以特殊保障,同时也要关注和解决社会现实问题,使教育科研的理想性与现实性都能得到关照,不搞一刀切。对于一部分院校、部分专业( 例如宗教、哲学等) 或者某个专业的局部分支等,可以通过章程宣示和制度保障的形式,构建纯粹“象牙塔”式的教育科研模式,使其免受社会功利的不良侵扰,以利于基础理论的夯实、瞻观人类社会的未来和科技的长远发展。
    但是对于绝大多数院校的大多数专业来讲,还应当立足于社会实践和服务公众,关注当前社会发展面临的挑战,通过反思、批判和创新,实现科学理论研究与关注社会现实的良性互动,为大学发展提供源源动力和广阔前景。
    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世界多

[1] [2] 下一页

返回栏目页:教育管理论文论文

设为主页】【收藏论文】【保存论文】【打印论文】【回到顶部】【关闭此页